#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凹凸乙女向〗再来一波奇怪的设定吧

|假装是续集(……)
|混个更新。







































•嘉德罗斯「虎与蔷薇」





        破旧的植物园鲜有人及,荆棘与藤蔓从阴暗处攀生成长,渲染得昔日的梦幻国度狰狞不安。枝丫间勉强透下几缕阳光,你贪恋地汲取——舒展叶片——悄然绽放。


        即使无人欣赏,自有花香满园。香气充盈中,你懵懂地望向破旧的铁艺大门。那里有脚踩枯枝的声响,十分轻微,但被你捕捉到了。


        是那位早已离去的园艺师?或是新的主人?


        心跳声渐渐明晰,希冀落回心底,你几乎听到了自己的惊呼。那是明黄的、庞大的身影,长尾随意扫落枯藤残枝,毛皮流溢着耀眼的光。猎食者的竖瞳漫不经心地,锁定你的方向。


        他走近。 野兽自有强大气场,毫不掩饰的掠夺气势让你瑟缩。但花瓣无法闭合,香气愈发浓烈,你绝望地闭上了眼。


        却有柔软的热度将你相贴。


        满园静默的生命见证,那野兽倾尽所有的温柔,收起利爪,将脆弱的蔷薇拢在额顶。他深深地呼吸,直到你睁开双眸,望进那双璀璨金眸。


         ——你属于我。只属于我。







•格瑞「大少爷与大小姐」





        婚约?那种无聊透顶的东西,只是两家利益的牺牲品,充斥着金钱的铜臭。你不屑地将刚刚打印的纸张撕碎,将头发高高竖起,打开窗户一跃而下。


        没有什么能牵扯你的脚步,更何况是从未见面的他。落地时借着惯性就地翻滚,脚踝只有微弱的痛感,并不影响行走。你龇牙,手背揩去脸颊被石子划出的血痕,警惕着扶墙站稳。


        往前十步左转,可以轻易躲过自家大门,只需半个小时就能到达街区。那时便再没有人能找到你了。


        只可惜,遇上个不速之客。冷峻的面容正好与方才看过的照片吻合,对方一手插兜直立在路灯下,没有带保镖,似乎在特意等候。


        你冲他冷笑,他不动声色,步子轻缓向你靠近,带来一阵清冽的味道。你想起他的名字,双臂环胸正欲出声,却被一只冰冷有力的手拽了过去。


        格瑞不顾你的挣扎,往你的脸上贴了什么。你愣了愣,发觉是创口贴,恰好贴在你刚刚划伤的地方。


        “衣服脏了。”


        你意识到他想带你回去,咬牙甩开了他的手,转身便逃。这人也不是个娇生惯养的,强大的爆发力霎那间便追上了你,不由分说便将五指插入你的指间——十指相扣。


         “放开我!”你怒目而视,他却握得更紧,脚步的方向是往与你家相反的那边。


         “既然你不想回去,那我带你去买衣服。”


         “你很闲吗!?”


         “不是。”


        格瑞顿了顿,低头正与你恼怒的目光相接。他的薄唇抿起,加快步调让你只得跟从。


        “买完衣服,商讨一下婚礼的事情。宾客名单需要你来增减,婚纱已经订好,你只需挑选心仪的试穿。”


        “其实都准备得差不多了。新娘不能逃跑,这才是我的目的。”







•雷狮「爱丽丝与疯帽子」





        大概是梦境。长长的餐桌、精致的甜品、身后无法转动的风车,以及坐在你身旁的,正托腮摆弄你发丝的这个男人,都让你觉得不真实。


        醇香的茶被放在手边,你微笑道谢,男人伸过两指捏了捏你的脸颊。没有痛感。细腻平滑的触感似乎让他很满意,粗糙的指腹再而三地摩挲你的肌肤。


         “……我是在做梦,对吧?”


        发问只得来了一串笑音。你窘迫地摸着鼻头,撇了一眼被放在桌上的怀表,指针静止着。你思考着要怎么问他醒来的方法,对方却将手指轻抵在你的唇上,制止了所有话语。


        “乖,不要说出那句话。留在这里不是很好吗。”


        如同恋人之间的暧昧缱绻,你无措地跌入那片紫色深情,一点温柔的触碰就能让你浑身颤抖。


         “你不是爱丽丝。”


         “宝贝,叫我雷狮。我不是疯帽子,我只是你的雷狮。”


        怀表始终停滞,在他的呢喃间,微凉唇瓣将你贴覆。气息交换,你忘记挣扎,任由他的双臂将你禁锢,承受愈加激烈的掠夺。


         ——“乖孩子,留在这里吧。”







——miu。

谢谢阅读。

评论(5)
热度(299)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