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梦里的时光机』后来,再也无人爱我

你好啊,我是梦里。
小透明,请多关照呐。






















0.

这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

这是这一年的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雪。

这是这一年我最后一次,对你说我爱你。


1.

夏天的某一个午后,微风并不是恰好拂过院前的梧桐,阳光的角度未曾柔和反而刺眼,但我告诉你,那是相遇的最好的场景。

我描绘出一个又一个虚假又飘满粉红气泡的景象,或是偶尔的些许冰凉刺痛的悲伤,只是为了让你笑,让你憧憬,让你在这寥寥几行文字间寻找另一个世界。

那里有你爱的人,也有爱你的人。有满天星光落在你的肩头,身后便会走来你梦里的那个爱人,将一件带着体温的外套披在你肩膀。或许你会满不在乎地说,今天不算冷。我会告诉你,他固执地将你拥入怀抱,以吻封缄。

有时候,你会因为很多事而苦恼。我告诉你,当你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会有一个沉默却可靠的身影,轻轻推开房门,陪你坐在冰凉的地板上。他或许会说些什么,或许只是无声的支持,这些大概都能让你感到些许慰籍。

有时候,你兴高采烈地从夏日的阳光中走来,我却突然告诉你,有些事本就不可触摸,有些事本就不会有美好的结局。这时候,你是会拭去眼角的湿润,还是转身看向别处的风景呢?

所以,我一次又一次,为你编织不切实际的梦境,为你把现实的肮脏隐藏,为你展现哪怕是显得幼稚的完美世界。

你,喜欢吗?

2.

晴朗的日子里,周泽楷牵你的手去一片不知名的花海,在柔和芳香包裹下,他的不善言辞化作耳尖的微红和掌心的发烫。

阴沉的雨天,方士谦在书房陪你浪飞天际。魔道学者和牧师的不变组合,公会的人在旁边大呼闪瞎了双眼,你却回手给了不安分的他一记爆粟。

清晨,叶修刚结束了游戏征程,轻手轻脚掀开被子一角,疲惫的双眼见到酣睡的你时浮现了满足。他将你紧拥,是一天中最美丽的时光。

黄昏,张新杰端出最后一道可乐鸡翅,顺手点了点趴在饭桌上两眼放光的你的鼻尖,无奈摇头只是夹了一筷子鸡蛋塞进你嘴里。

战鼓擂响,一杆长枪执于身前,红发交织笑声桀骜,会首只悄然拭去脸颊上一点血迹,紧紧与你相拥。

繁花初绽,嫁衣比桃花更红,酒香漫于四周,剑气激荡却只为护你周全。剑仙的见依旧锋利,执剑的人已有了软肋。

这些,是我们为你创造的世界。

但事实上,当你回到依旧熟悉的家中,当你依旧因一些小事与家人与朋友冷眼相待,当你只身一人走在荒芜的街面,手边只有了了微风,眼前是如同世纪之末的空寂。你会不会期盼有一人,执你之手,吻你流离之眸?

3.

现在,你依旧期盼有人立于身侧,替你遮去头顶的烈日寒风,替你抵挡世间一切风言风语,替你折下一枝桃花,只为得你一笑。

但你也会知道,这些不过是一场春秋大梦。梦醒了,织梦人正在为了现实世界的种种而苦恼,你那片美丽的世界就这样顷刻倒塌。

失落吗?

织梦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你会找到最和你心意的那人。她用精妙的语言为你描述只属于你一人的梦幻,你便在这华丽的辞藻之中获得了另一种生命。她说她爱你,用你爱的人的身份,那样默默地爱着。

每一个你,都会在心里藏着这样的一个人。她也会为了考试而苦恼,为了偶尔的讽刺与嘲笑而想要放弃,这时,你会用力地敲击键盘,尽力用掏心掏肺的语言去挽留,去说出自己对她的敬重。每一个人,都会在心里,藏着这样一个人。

只可惜,时光走了,那样一个位置总会有另外的人来代替。这个世界,从来不曾缺少织梦人。

后来,你不会记得我,带你会记得那个缤纷的世界,有你最爱的轻缓时光。

4.

当你读完这一篇文字,或许你会在心里说,又是让你失望的一个人。是的,这个人比不上你最爱的那位作者,那位太太。这个人说了这么些,可能只是因为现实中的不快。这个人,不该把自己的忧郁带进你最珍惜的世界。

那么,回头看看吧。

你的身后,可能是苍白的一面墙壁,可能是茫茫的纷扬雪景,可能是日光无限,可能是阴云漫天。但谁又知道,在另一个平行空间内,你的面前不会是火光明暖,不会有一人正笑意温柔,向你伸出他的手?

5.

“啊,没想到小姑娘隔了这么久,还喜欢哥啊?看来哥的魅力还是不减当年啊。”

“谢谢。还有,加油。”

“以后可别说自己不好的话了哦,就算是吊车尾也可以梦想成真呢。”

“要照顾好自己啊,不要生病,不要难过,一直以来,你都那么好。”

“超脱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唯独栽在了你手上。”

“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朝美人,今朝睡。”

“为你跨域半个地球,只为看见你的笑靥。”

“……”

“我爱你。哪怕中间隔着万千虚无,哪怕此生也无法与你相拥。”

6.

因为,这是属于你的世界。

我终将离去,会有更好的人,为你编织更好的梦境。

谢谢你,一直以来匆匆,又懵懂的你。


——end

评论(7)
热度(138)
  1. May梦里 转载了此文字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