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男神X你】灵异记事启闻录

•《灵异记事启闻录》
•梦里
•all你向
•灵异风,鬼怪有,伞哥有
•欢脱向恐怖(?)
•捉鬼天师你设定
•全新世界观,黑道有
•这是一个很大,很大,很大的脑洞
•我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
•不喜欢只求不扔板砖不打脸










•别看!我最后提醒你一次!





迷恋翔周,无法自拔(´๑•_•๑)
但是你们觉得我会给翔周强行加戏吗!
别逗了这是男你走向哼唧



















05.

黯淡的灯光在包厢里显得朦胧,桌上开的几瓶酒已经见底,扑克牌带着大笑被用力甩在桌面,接着又是一阵推杯换盏。这个包厢不算大,空气中飘着不知名的冷香,也没见到熏香在哪里。一切在模糊的黑暗中显得神秘,更添魅惑。

与上次相同的,江波涛被周泽楷派去处理其他事情,方明华,杜明,吕泊远,吴启,孙翔围坐在桌边打着扑克,输家罚酒。周泽楷独自坐在沙发最靠里的角落,拿了一杯橙汁,却是一口没动了。

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几下,周泽楷悄悄拿出来瞟了一眼,然后塞回兜里。右手不动声色地放到背后,从袖口中滑出一个一厘米见方的血包。这是你给他的,里面装的却是张佳乐的血。也算物尽其用了。

包厢里暗暗涌动的冷香愈发浓郁,周泽楷已经屏住了呼吸,偶尔的吸气也是极其少量。牌桌上那几位终究是栽了一次的,此刻也意识到了不对,都回头看向自家龙头老大。周泽楷只对他们摇头,手举起,往下按了按,示意按兵不动。

经验最为丰富的方明华最先反应过来,将杯里透明的酒液尽数倒了,满上一杯凉白开充数。其他人也纷纷效仿,孙翔虽有疑惑,但也没问出声。几人的呼吸都放缓到最轻的程度,等待一个时刻。

“咔哒。”

锁芯弹开的声音。

与上次相同,几名浓妆艳抹的女子扭着水蛇腰走进,分散到了几人身边。与上次的流程完全相同。但这次的酒水中从一开始就被周泽楷掺了方士谦给的药物,且有了两次的经验,也没人多喝。

包厢里灯光暗,想看清这些女子妆容下的真面目有些困难,但对于这些日日刀口舔血的人来说如果这点分辨力都没有,也不用出来混了。虽然妆容不同,但也只是不同在眼影和眼线的画法上。要想察觉异样,也并非难事。

“靠。这几个娘们长得一样啊!”

孙翔虽然平时对于一些事反射弧较长,但正经起来也不输任何人。不过这反应也是不经大脑就喊出来了,周泽楷闻声皱了皱眉,捏爆了血包超四周洒去——

“哦呵呵呵呵.....”

“呜啊可可可可......”

一阵怪声。

轮回的精英团也不是摆来看的,一看形势不对,个个对着就近的女子出手。可这还没有一个人碰到他们,房间中突然一片黑暗,只有几个红点在空中飘浮,穿墙而出。

包厢内陷入一片寂静。

一楼。舞台上那舞姿柔若无骨的女子和着诡异的音乐声,底下的人群已经若痴若狂地定定站立,将双手笔直地举高。王杰希和喻文州显然也没有被着乐声影响,暗自移动到了你和张佳乐身边。没有过多的言语交流,只是几个眼神传递,你们便决定了出手时机。只有张佳乐忍着满嘴的血腥味,对你给的眼神不明所以。

乐声继续着,人群开始纷纷围绕着舞台层层排列,动作僵硬犹如死尸。刹那,周围却是陷入一片漆黑,只能看见舞台上那两个红色光点飘浮着。那大概是那个舞女的眼睛。

二楼的方向飘来几个同样的光点,你眯了眯眼,抬手扔出五张带火的符纸。王杰希手掌向上,指尖几滴血珠渗出,骤然收紧,挥洒,流星般跟随符纸打上了那几个光点。而喻文州已经双手交叠于胸前,开始吟唱咒术。地面仿佛裂开几道缝隙,从中伸出几只无形的手臂,将那些被火与流星般血珠打中的光点抓入了地下。

但周围的气温却是更冷了几分。

匆忙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从楼梯下来的是轮回那帮人。张佳乐的血帮助他们不轻易被乐声迷惑,但几个命格轻的还是支撑不住,都被周泽楷和孙翔一掌劈晕以防万一。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于舞台的方向。你放出几张火符当做照明,就在被众人簇拥的舞台之上,你能感觉到丝丝阴气正在外泄。前所未见的强大。

眼见那实体化的黑气就要蔓延至离舞台最近的人们脚下,你从腰侧取出刀片,转身先割了张佳乐的手指,将他推向那边的周泽楷和孙翔。随后才割破自己的,在右手手心以血画符,同时嘴中念咒。

这是你所学过的最为有效也是消耗最大的一道咒印。如若不是那舞台中央的东西给你的感觉太过不好,你也不会这么快使用这一招。

王杰希擅于观察星象,也擅于利用古时流传的法术。他潜心凝气,指尖在空中轻划几下,随后指向舞台方向。这一招本是活人修炼来对付活人,一指过去便可致命,但被他改良来对付死物了。指尖所向,即自身阳气和周围磁场所去之处。

喻文州略微变换几个动作,舞台四周即迅速开裂,形成一个孤岛。张牙舞爪的暗影自地下而出,包围了整个舞台,同时也逼退了周围的人群。一时间也分不清是舞台上那东西的嘶吼还是喻文州召唤出的这东西发出的,只觉阴风四起,温度迫降。

你的咒文念完,凭空炸开一声闷雷响。分明不是室外,却依旧可见穿破了天花板和屋顶只劈入地的雷电。电光间顿着照亮店内,也照亮了所有人苍白的脸色,更令舞台下探出的黑气无处遁形。

张佳乐靠着墙站着,亲眼目睹了这根本不符合常理的一出,有些目瞪口呆。在他眼里,你们三人凭空弄出来的那些实在有违科学,却又被他一秒一分看了 ,让他不想相信也只能相信。而周泽楷虽然也曾见识过这些,但见三人同时出手还是第一次,不免也有些惊讶。

“我靠,这里面不会只有我们仨是人了吧?”

孙翔骂了一句,目光不敢从那边移开,又怕自己说话声音太小没人听见,就伸手掐了把身边的周泽楷的胳膊。周泽楷没有理他。他的注意力现在被你身后的一个近乎透明的影子吸引。因为雷电还在继续,不大的店内自然被照得清晰。他只是想看看你是否还能支持,便看到了你身后的十八岁少年模样的那个影子。

这一瞬间,他便已经抽出了枪。却想到这对于这些东西没有一点威胁,便又无力地放下了。他知道你察觉到了,因为你正硬撑着雷电咒,却眯起眼不耐地啧了一下。能看出,你身后的对你并没有恶意,但也令你不悦。

随着闷雷炸响,冷风四蹿,诡异怒号,一切却也终究归于平静。天花板上的灯具闪了闪,恢复了工作,而底下的人也突然脱力般倒在了地面。你大口喘息着,收了咒,背靠着吧台闭上眼。

“不是解决了。”

“是它跑了。”

王杰希顺手将你掺起来,让你靠在他身上。喻文州也缓了缓气,挣了眼,却先是对着你身后点了点头。三人都能感受到它的善意,加上都消耗不小,也就默契地没有多说。

“跑了?不是吧你们都弄出这么多花样儿了居然还能让它跑了?”

张佳乐说着跑过来,见你如此虚弱,便自发从王杰希手中接过了你。本身也有些劳累的王杰希自然无法拒绝。张佳乐看着你苍白的脸色着急地四处看看,最后想起什么将自己刚刚被割破的手指放到自己嘴边,又把它咬出血才喂进你嘴里。

没有反应。

“呵。她不是被阴气入侵,而是太过劳累了。你的血是没有用的。还是赶紧出去找方士谦吧。”

喻文州好心提醒了一句,抬头看了过来的周泽楷和孙翔,微笑着点头示意。周泽楷刚想伸手,张佳乐就已经打横抱起你冲了出去,完全不给他任何机会。

“我看二位状态都还比较好,不如留下来处理一下?轮回的办事效率应该不低吧?叫些人来转移这些人应该没有问题吧?我和喻文州留下来等你们处理完,以防万一,这样可以吗?”

孙翔还狐疑地看着这两人,他有点怀疑刚刚的一切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了。但周泽楷想了想,本来还想说什么,还是点了头,拿出手机叫了江波涛带人来。

这次任务,暂时宣布失败。

但这也就意味着,这次任务还没有结束。更加说明,这次要面对的,势必比从前的一切都要凶险。

还有就是,你背后的那道影子。张佳乐抱你到了方士谦车上,却意外地貌似有一个模糊的影子跟随着上了车。但他又看不清楚,也不能在车内找到它。驾驶座上的方士谦一边给你喂着他特制的药水,一边对张佳乐说:

“既然没有恶意,或许不是坏事。”

方士谦抬手,碰了碰你左手手背上突然多出的一道红痕,摇了摇头。

——tbc

我要声明,召唤雷电那个咒术,确实存在。
但也是迷信吧,可惜我就是信这些。

评论(34)
热度(57)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