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男神X你】灵异记事启闻录

•《灵异记事启闻录》
•梦里
•all你向
•灵异风,鬼怪有,伞哥有
•欢脱向恐怖(?)
•捉鬼天师你设定
•全新世界观,黑道有
•这是一个很大,很大,很大的脑洞
•方神,周呆毛出没,请注意






















02.

阳光炙热洒在车挡风玻璃上,两边绿树青山的影子飞快后退,足见车速。越野车沿上山小路一路往上,蜿蜒崎岖的道路看得张佳乐眼花缭乱,一方面还要因你这不要命地踩油门的力气心惊胆战。

他割在手上那一刀割得太深太长,虽然已经临时包上了绷带,但也不适合再开车,这任务就落在了伤势不算严重的你身上。不过早知你开车是这个风格,张佳乐觉得还不如自己血染方向盘 痛死都要开回组织驻扎地去。

加入了这个组织之后,便在这座山的山顶拥有了一套宿舍,住与不住全看个人。但放着这么好的房子不住跑去山下有任务还要跑上来交任务这种事谁干的出来?

越野车在一处铁门前停下。这是山顶社区与下面的阻隔,从这扇门向两边延伸了通电的铁网,上面还坠有红线与铃铛。通电是为了防止有人窃取内部机密,而红线,张佳乐现在已经很清楚它的用处了。

扫描车辆信息,铁门自动打开,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一动三层建筑前。从外部看与平常的别墅并无两样,但这里却是组织人员交接任务,领取薪水的地方。这一行门路深,风险大,自然是按次领酬。

你和张佳乐站到门前,输入密码,扫描瞳孔信息,等待审核才算能进去。这时候里面很静,天光乍晓,起得早的没有几个。你们也就顺利地找到负责人,交了任务领钱,然后回宿舍休息。作为搭档,自然是房间离得不远。

但在回去睡觉之前,还需要找一个人。张佳乐手上的伤不是闹着玩儿的,他以前从未这样对待自己,伤口过深得了破伤风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你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略微思考,领了张佳乐又去了另一片宿舍区。

组织内部有几个人是人尽皆知的。一个是喻文州,此人精通祖传秘术,捉鬼降妖的能力在这里得排第一。还有一个王杰希,擅于占星术,对于远古法术也颇为精通,与喻文州并列。你也算一个,全组织唯一的女子,女性胆小,且命格属阴 自然不适合这些。但你的命格,却能算作极阴,对于灵怪感知能力颇强,且能压制鬼魂之类。但有一个人,成名的方式与这三人都不一样。他就是方士谦,原本是组织里一代神医,实战能力却不输其他人。

也就是,不务正业的奶妈。

这个时间方士谦不出意外应该还在睡觉。你将车停在停车场,下了车与张佳乐步行去了方士谦的住处。敲门肯定是没人应的,你摆了摆手,从旁边地上的几个花盆子摸出了钥匙。

“……你们这儿的人都把钥匙放这儿?”

“不是。方士谦容易自己弄丢钥匙,所以就多配了几把放在这里。你翻一下那边的牛奶箱,里面应该也有。”

“我有点质疑这是个什么人了。”

钥匙插入锁芯,咔哒一声轻响,门开了。方士谦的宿舍是简约风,阳台上养着各种草药,收拾得倒也算整齐。这是由于方士谦这人带了点洁癖。沙发上有很多毛绒玩具,从小老鼠到泰迪熊,都是干干净净地摆放在那里。你偏头看了眼,暗自笑了。都是你送给他的,他倒也喜欢。

“你在客厅坐着,把手上的绷带拆下来,我去叫他。”

你这样说着,径直走到最靠里的那扇门前,打开。不出所料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空调吹出的风激得你浑身一颤,床上那鼓出的一包因为开门声动了动,但也只是动了动。

空气中有清新的草药味道,有精心宁神的作用。你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床边,一巴掌拍在了那鼓起的一包上。被子上出现了点点血迹。你这才想起自己手上的伤口还没怎么处理,这一用力,又裂开了。

“方4000!起床了!起来接客!”

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把血液弄到自己刚洗的被子上,已经可以定死罪了。但你仍旧变本加厉地用受伤的手掌在被子上留下星星点点的红黑色。见方士谦还是毫无反应,你直接把被子一掀。

“……”

“方4000你睡衣哪儿去了!妈的你裸睡啊你!”

“诶诶诶别打了别打了我起来还不行吗!喂喂喂把你的符纸放下我靠你还准备烧我啊难道!”

客厅里的张佳乐默然无语地听完以上对话,再看看气呼呼从房间里走出来,顺手将门大力甩上的你,选择了沉默。

消毒水被颇为随意地倾倒在张佳乐手上,混了血色又滴落在地板上一块提前准备好的抹布上。淡绿色飘着草渣的液体被棉花球涂抹在伤口上,缓缓渗入,血液不再流出。包扎好之后一针消炎针下去,方士谦淡定地开始收拾东西,咬着毛巾的张佳乐已经不想再动弹。

自顾自已经处理好伤口的你安抚性揉了揉张佳乐脑袋,收获来自他的有气无力的带了埋怨意味的一眼。你知道方士谦那瓶药效果多厉害,但也知道用起来疼痛有多剧烈,所以才让他先给张佳乐处理,自己趁机给自己包扎完毕,算是逃过一劫。

“对了,今天好像要来人,你认识的。上面让我转告你收拾好东西,过几天有大单子。”

喝着方士谦给的豆浆,你点了头。这次任务的难度系数其实不算高,你只用了符纸,一些真架势都没有摆出来,做出无能为力的样子也算是在试探张佳乐。简单任务只是为了磨合,那么后面的,应该就不好过了。

在这里混吃混喝两人都吃饱喝足了才离开,方士谦送走你们,开始默默整理房间。擦地板,洗杯子,洗碗,收拾药箱,做完之后才准备回房间再休息一会儿。还未来得及躺下,目光却被灰色被子上那一点暗红抓了过去。

“我的被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尖叫惊起一林鸦鹊,对窗的王杰希烦躁地打开窗户,甩手扔过去一个冻硬了的苹果,用了力气,将方士谦的窗玻璃都砸裂了缝。

这边,你与张佳乐不在一栋楼,告了别便上楼准备睡觉。因为宿舍楼都只有六层,便没有电梯,顺着打扫得没有灰尘的楼梯一级级往上,你内心已经有了异样的预感。

有人在等你。

匕首上手,脚步轻缓,你贴着墙到了自己房间所在的三层。待你看清蹲在门口的那个身影时,却不由得愣了一愣,放下了手。周围没有风,有些热,他却将自己高大的身子缩成一团,蹲在你房间的门口,旁边还放着一只硕大的有些突兀的哈密瓜。

周泽楷抬起头看你,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嘴角向上勾出一个笑容,抱了一旁的瓜从地上站起来,抿着唇悄悄盯着你看,有些略长的头发柔软地贴着脖子,额前已经泌出一层薄汗,若不是知道他扣动双枪时的凌厉,可能真就会把他当成一个纯情少年。

你将匕首插回腰带上,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来开门,没有多看他一眼。周泽楷抱紧了手上的瓜,看着你换鞋进屋,去了客厅坐下,却没有跟他说一句话,不由得有些丧气。

“不进来?去把瓜放冰箱里,应该还有半个冰的,切了拿出来。”

“嗯!”

你猜,如果周泽楷是汪星人的话,此刻他的耳朵一定是向两边耷拉着,尾巴摇晃得厉害。不过道上有名的枪王,放下了他的双枪,拿起西瓜刀站在厨房里小心地切着瓜,仔细地剔除了中间的籽,瓜肉切成小块放进盘里端出来放在你面前一脸求表扬的样子,倒也稀奇。

“来找我合作的?”

周泽楷是黑帮轮回的龙头,曾遇到过诸多怪异的事情,不得已找了你的组织求助。当时派给他的成员就是你。事情解决之后两人算是认识了,他也时不时想约你出去,但因为害羞而含糊其辞,你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这座山山顶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除非是提前有过预约,得到了许可,并且录入身份才行。所以周泽楷平时是不可能找你的。现在出现在这里,只有可能是遇到了自己不能解决的麻烦。

“是。一周后出发。”

周泽楷的声音带了点鼻音,大概是感冒了,但也显得可爱,配上他那张犯规的脸蛋,你都有些把持不住。他用小叉子叉起一块瓜肉送到你嘴边,眨眼期待地看着你。你受不过这样的恶意卖萌,张嘴接了,他便笑着递过来一张照片。

应该是轮回聚会时的场面。是在一个夜店包厢,上面几个轮回主力正举起酒杯欢呼,几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柔柔弱弱地倚靠在他们身边。周泽楷坐在沙发上,很尴尬的样子,手里拿着一杯果汁,与最近的陪酒女人都硬生生隔了两个人的位置。

他用枪,不适合喝酒,会影响准度。

你仔细看了看照片,扫过每一个角落,又抬眼看了周泽楷,正准备问有什么异样,脑袋里却突然闪过一丝光线。

你再次低头,看向照片。

虽然脸上妆容不同,但却可以辨认出,这几个女人,都长得一模一样。

“你们进去的时候没发现这事儿?”你皱着眉看向周泽楷,作为有名的黑帮,你不相信他们会连点观察力都没有。

“喝到后面进来的。他们醉了,我不敢看。”

周泽楷又舔了舔唇,声音有些沙哑,脸上还带了红晕。你将手背贴上他的额头,果然有些发烫。但结合照片,你突然就觉得,并不是普通的发烧。

“喂,周泽楷你看着我,别晕啊!喂!”

随着渐渐远去的意识,和你焦急的面容,周泽楷慢慢合上了眼。无法自己支撑的身体倒在了你的肩膀上,你被压得往后倒在沙发上。他温度过高的气息打在你的脖颈,无意识环上你腰身的双手和将你抱紧的动作更令你想要给他来上一拳,但你忍了。

事情,有点严重。

——tbc

小周强行发糖(?)
我就要写,就要写,就要写(´๑•_•๑)
这种题材真心不受欢迎啊(´๑•_•๑)
难道一定要我煲鸡汤或者甜腻腻才有人看嘛(´๑•_•๑)

评论(32)
热度(67)
  1. 亚路嘉梦里 转载了此文字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