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男神X你】灵异记事启闻录

•《灵异记事启闻录》
•梦里
•all你向
•灵异风,鬼怪有,伞哥有
•欢脱向恐怖(?)
•捉鬼天师你设定
•全新世界观,黑道有
•这是一个很大,很大,很大的脑洞































01.

或许在很多年之后,当你们都回忆起这个景象,回忆起两人互相搀扶,互相支持着不愿倒下的场面,会觉得就像是一幅画。然而此时,当你看到那在被三张符纸触及之前,那只女鬼便不见了踪影时,脑海中产生不了任何关于感动,关于心动的感觉。

烟雾渐渐散去了,你知道这是它已经离开附近的原因。周身的压迫感突然间便了无踪迹,你拍了拍张佳乐掐着你胳膊的手背,直起身观望前后。手电恢复了正常,照亮之处全无异样。你松了口气,同时也有些失望。

张佳乐拍了拍自己的脸,紧张地握着那把短刀张望四周,扭头的时候因为离得太近他脑后的小辫子就打在你脸上。真是不合时宜的好笑,但也确实让你轻松不少。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冲他摇摇头,指了指走廊尽头。

那里,出现了一扇门。

完好无损,是一扇木质门,上面还雕刻着复杂而精美的图案。远远看去,并不能觉察出什么,但在这样一个破破烂烂的环境中,一扇如此精美的完全没有受损的木门本就是疑点。

不能说是疑点了。张佳乐已经将刀尖对准那扇门指了指,表情出奇的坚定。看来他也已经明白自己逃不过这一关,干脆用全部气力去应对了。这说明他不笨,有留下的可能性,也有作为你搭档一直走下去的可能性。

……一直?

你感觉将这个念头驱出脑外。做这一行,不论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而死,都不是稀奇事。所以你也从来不敢奢求未来,只求当下活好,多赚些钱保证父母余下的时间安然无忧。其余的,都听天由命了。

几枚古铜钱被你捏在手心,略微尖利的边角割破了你的皮肤,鲜血将铜钱染成红褐色。这正是你想要的。到那扇门的距离不远,仅仅七步,你与张佳乐走得极为谨慎。

“如果它要近你身,割破你的中指,将血撒到它身上就好。”

“所以这把刀还不是给我搏斗的,只是给我放血用的?”

“聪明。”

张佳乐不说话了。

他走在你身边,甚至比你站得还要靠前一些,加上挺直的脊背和坚定的眼神,你几乎已经相信他在五分钟之内飞速进步,对于这一切已经可以应用自如了。但不停地咽口水这个小动作还是出卖了他。看着明明有些心虚还非要硬撑出一副可靠的可以保护你的模样的张佳乐,你心中生出一丝赞赏。

或许也不是赞赏,但你无暇去顾及。

你抬起手,木门的门把手就在离指尖十厘米的位置时,门自动打开了。合页开合发出一声响,在周围的安静中显得十分突兀。张佳乐握紧了手上的短刀,甚至已经把中指放在了刀刃上,只等着有满脸鲜血的恶鬼扑出来,喷他一脸的恶臭,然后他便能帅气地把血迎面而撒,最好此时还要回眸对你一笑,说一声“别怕有我。”

结果他失望了。门开后,室内陈设皆是完好无损,布置得十分温馨,空气中甚至还飘着淡淡百合香。你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掐了一下张佳乐的胳膊。在这样的环境中闻到这样的味道,张佳乐自知不对,未等你提醒便已经捂住了口鼻。

被你掐了之后他还莫名其妙地望了你一眼。如果不是在这里,你觉得你会忍不住照他面门来上一拳。

两人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因为你们都看到,靠墙放的那副桌椅,以及椅子上那个,穿着华丽婚纱,画了精致妆容的美丽女子。若不是它苍白得近乎于白纸的脸色,以及混散的瞳孔,恐怕也没人看得出,它已经死去多时。

女鬼大概是故意给你们开的这扇门。它没有笑,也没有发出任何恐怖的声音,只是坐在那里,看着手上的捧花。两声猫叫传来,你与张佳乐皆是后背一凉,接着便看见,原本已经腐化糜烂的那两只猫,此刻正悠闲地踱着步子,走到那女鬼脚边,依靠着它坐下。你甚至看到,那只白猫一边的眼眶里,没有眼球。

“为什么要杀我的猫呢?”

飘渺的,来自云端一般的声音,且带着媚色。你定了定心神,手心的刺痛让你清醒,顺带你还踩了张佳乐一脚,以防他被迷惑。但这个动作显然多余了。因为你下脚之后,张佳乐倒抽了一口冷气,躬下身晃了晃腿,显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我没有恶意。小妹妹不必紧张。”

你看着那女鬼缓缓扭转脖子,偏向一边,做出一个无辜的表情。然而它的眼睛毫无光彩,这个表情在人看来也不过像是一个掉了线的木偶,没有生气,也没有喜悲。

“你为何不愿轮回转世?”

张佳乐悄悄收回了搭在刀刃上的指尖。他本来想的是赶紧解决赶紧离开,但看你这架势,还有跟面前这女鬼聊聊的趋向。他有些不淡定,他想问下一步的剧情是不是就该姐妹认亲了,但所有的不淡定他都没有表现出来。他就那样淡淡地看着地上那两只猫,心里不住地咒骂着,让它们把他吓得丢脸。

女鬼抬起僵硬的手指,捏了一片花瓣让它孤零零地飘落到地面。此时你们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又冰冷了几分,张佳乐受的影响还小,但你已经察觉到了关节的僵硬。这情况不妙。张佳乐没有用他的血驱过鬼,也不知道功效到底有多少,如果待会儿你全然没了知觉,那不知得吃多少亏。

你正暗自收缩肌肉让它们苏醒时,面前那女鬼已经开口。

“因为,他说他要娶我。”

“地震来的时候,他跑出去了。没有带上我。”

“他说,他是去找人来救我。但他还没有回来。”

“我不能走,我要等。”

张佳乐突然觉得没有那么恐怖了。常见的渣男与深情姑娘的故事,他卖花这么多年,也听那些来买花的失恋的姑娘说过很多。但他想不明白的是,得多深的感情,至于让这妹子被人抛弃了死了之后还这样念念不忘。他活这么大,还没一个姑娘爱他爱到这地步呢。

他抽空看了你一眼,看到了你额头上的虚汗,紧皱的眉头,以及淡如没有的唇色。

他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比如这个时候两三步冲上去血染女鬼,然后抱起你冲出这个鬼地方,享受你崇拜的眼神。但他觉得自己好像没这么大本事。所以他又想把外套脱下来给你穿上,但这个动作还未来得及做,你便已经扔出了几枚带血的铜钱。

“他不要你了,来世嫁个好人家吧。”

一瞬间,那女鬼的脸色变了。阴沉得可怕。雾气自它身后蔓延出来出来时,张佳乐有点想骂娘。早知出手是这个结果,还不如劝你跟它多聊两句了。你此时也不太乐观。那几枚铜钱近它身之前便已经消失在烟雾中,你只好拿出符纸,燃烧,扔出。

毫无作用。

结印的动作已经做出,却又猛然一滞。你嘴角向上扬了扬,不着痕迹地收了手,只对旁边的张佳乐说:

“张佳乐,你快走。这东西吃了太多人魂了,我恐怕很难压制。真想不到,这么大点儿地方,还能出来这么厉害的东西。”

张佳乐难以置信地盯着你嘴角牵出的微笑,心里骂了无数次疯子,最后也没有说出来一个字。趁烟雾将你们包围之前,他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因为用力过猛,长长的刀口从之间蔓延到手心,血流如注。你暗骂这个下手没轻重的,但很快又惊异于周身迅速升起的温度,与被逼退的烟雾。

怪不得,组织要费尽心思把这个人挖进来。你动了动手指,已经活动自如,多了几分信心,也就不再需要深层次的架势。手一翻,一叠符纸随你念咒的低吟缓慢飘升,定格在你面前。你快速用手握了握张佳乐还血淋淋的那只,又割了自己的中指,两种血液混合,被你挥洒在符纸上,以看得见的速度蔓延。符纸带着纯阳血液和火焰,分散,排列,将女鬼包围其间。

还未结束。你双手在胸前飞快变化几个姿势,因体温恢复而灵巧的指尖如花般灵动,张佳乐听不懂的咒文从你唇齿间流出,包围女鬼的符纸并未被烟雾影响,相反燃烧得愈来愈旺,火焰从每张符纸自身抽出一缕,准确地链接,形成一个火圈。

女鬼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它身上的肌肤开始溃烂,裂出可怖的裂痕,黑血从裂痕内流出,混浊而粘稠,脏了白色的婚纱,在地上积了一滩。你抓紧时机,骤然收紧手指,火焰圈也跟随着收紧,燃烧在女鬼身上。

“张佳乐!像我这样做!”

你喊着,手上变幻出几个动作。张佳乐原本惊异于那不符科学的自燃的符纸与蔓延火焰,听了你的话,便也不含糊地依葫芦画瓢。待他做完动作,你握着他的手腕,指甲在那还渗着血的伤痕处划了划,不顾张佳乐的惨叫,带着他的手腕往那边一挥,数滴血液便进入了火焰圈中央。

伴随着凄厉的哭声,火焰燃烧的声音,炸裂声,你带着张佳乐迅速跑出了这个房间。

声音渐渐虚化,继而完全消失,只剩一片沉寂。浓烟散去,那扇原本精致的木门,成了与其它门无异的破烂。而室内,也是一片狼藉,一块掉下的水泥板下,露出已经腐旧的肮脏的婚纱一角。

结束了。

你松了口气。

“这算是,任务完成了?”张佳乐还龇牙咧嘴地捧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手,偏头看向你。你笑了笑,示意他望向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

“完成了,全靠你。”

“靠我?真的?不过也是,把我的手弄成这样,给报销医疗费不?我的手这么好看,是不是还要给精神补偿费什么的啊?喂这可不是我在自夸啊,来买我花儿的姑娘们都说我手特好看,当然我人也长得帅。”

“你好吵。”

无视了张佳乐剩下的话,你转身下楼。

天亮了,太阳出来了,这又何尝不是你们能成功的原因之一?

但还是,让他骄傲一下好了。

“搭档,今后请多指教。”站在阳光下,你眯眼笑,转头对着几步开外的张佳乐颔首示意。他还捧着受伤的那只手,鲜血一滴一滴落下,配上沾在额头上的被汗水打湿的头发,看起来很是狼狈。

“搭档,请多指教!”

他笑着回应你,想举起手朝你挥挥,却因为用力过猛,几滴鲜血落到了自己脸上。见他背过身慌忙擦拭,你垂眸浅笑。

搭档啊。

——tbc

这才叫,写给自己看!(´๑•_•๑)
任性(´๑•_•๑)
没人看也任性(´๑•_•๑)
下一章出场人物要谁?有人点没?没有我要放方神了啊!

评论(17)
热度(72)
  1. 亚路嘉梦里 转载了此文字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