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男神X你】我可能不会参与你的未来

原名梦里。
改名年却。
淡圈闲不住我又来虐孩子们了。
扩列吗
盗笔解语花。全职周泽楷和他的卡。
现原皮上男,近乎于张起灵的一个人。
想要女皮也可以有。
软妹就算了。我是正经(?)妹子。
没错之前的都是废话。
因为这样看起来
比较长……
比较长……
比较长……
扩列你留我加。最近无聊到想找个人来宠着。
好了如果你认真看完了前面的废话。
那么非常感谢。
我是年却。
之前的梦里。
我在占字数。
别打我。

























你与他们的故事,终究没有结局。

书架上他们的故事整齐地排列着,你总是用指尖默然拭去上面落下的尘灰。轻薄纸页上书写着你所向往的另一个世界,还有那个世界中,最美好的他们。

风雨欲来,烟雨满楼。当一阵急促的雨点打在窗沿,风铃下写满名字的木牌在风中急转,碰撞陶瓷的边缘,发出清脆紧凑的声响。你将一件件手绘周边服装小心挂在室内专门牵出的一条晾衣绳上,细细抹平衣角的褶皱。

你也时常幻想,与他们的相遇。

不论是谁,不论多久,哪怕是远远地看上一样便匆匆离开,哪怕只是望着他的背影久久出神,你也心满意足。

直到,这一刻到来。

『叶修篇』

深夜了,夏日的燥热消逝在微凉的夜风当中,西湖表面闪着路灯与星月映下的波光。夜市里依旧人满为患,被生活所压迫的人们借着酒杯碰撞的热烈,酒精过喉的刺痛,以及意识飘然的轻松,来强迫自己接受这个现实,并强颜欢笑。

你喜欢晚上出来逛超市。没有那么多吵闹,只有中央空调吹出凉风的呼呼声,还有购物车车轮在瓷砖上划过的轻响。这样闲散的时光,才是你要的生活。

购置了明天要吃的食材,买了些许零食,路过烟柜时你忍不住停了脚步。你是不抽烟的。但你心底的那个人,却烟不离手。

提着购物袋走出超市,那盒软中华还被你握在手心,低头看着烟盒上的菱角,用指尖摩挲。你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为什么一定要把他的一切牵扯进自己的生活呢?

“小姑娘,看你年纪也不大,抽烟可不是好习惯。”

陌生的声线,却又仿佛始终存在于内心深处。你抬头,路灯柔和的光线洒在他的头顶,未经用心打理的发丝有些许凌乱。他穿着一件白色体恤,不经熨烫而有些皱。你甚至看到,他的胸前那块衣料上,绣着你曾无数次描绘的图案。

“……叶、修?”

你感受到自己声音的颤抖,下一秒又懊恼于自己的莽撞。顶多是圈里的一个同样喜欢他的人罢了,自己却还真当了回事。

站立于路灯下的他眯起眼笑了。他单手插兜,一步步向你靠近,你甚至闻到了他身上的那股烟草味道。被一个陌生人这样看着,按理来说应该逃跑吧。但你仍然心存侥幸。

“是我。”

他这样说。很轻的两个字,穿过半米的空气,从耳朵直达大脑。你有些怔。此时,你竟不想去思考,他是否只是一个准备搭讪的社会混混。你宁愿去相信,他就是身披荣光的那个人。

叶修。

面前的人垂眸看了你半晌,唇角上扬的弧度又扩大了几分。他身伸手,从你手心中抽出了那包烟,又从口袋里掏了一张纸币塞进你手里。

“姑娘家就别抽烟了,卖给我吧。我帮你解决。”

你的眼前竟有些模糊,就这样目送他远去,没有追逐。

你怕这只是一场梦。

所以,你宁愿把他珍藏在记忆深处。

“小姑娘,我可能不会参与你的未来。但是,谢谢你这么喜欢我啊。真想告诉你,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喻文州篇』

拥挤的地铁内,行色匆匆的人群挤在狭小的车厢里,等待奔赴一天的劳累。你也在其中。不时被挤碰到的感觉令你不禁皱眉,但也并未说什么

一只手自你身后摸上了你的腰身。你心底一惊,下意识回头,是个满脸横肉的中年大叔。他见你看他,不但并未收回手,反而牵扯那松垮的肥肉对你露出一个笑脸。

你只觉得恶心,往旁边闪躲,避开他的手。不想,那人却并不打算放过你,跟随你换了位置,手已经向下,快要放到你的臀部。

今天难道要在这里被占便宜吗?

旁边已经没有退路,周围的人也并不在意你这里的情况。你只能低下头,强忍着眼眶中打旋的眼泪,不让它落下。

“先生,请你放尊重点。”

温润如水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你回过头时,发现有人站在了你与那个大叔之间。他回头对大叔说了一句,便转回来看你。中分的短发,温柔的目光,唇角恰到好处的笑意。你看得有些出神。

“怎么了?没事吧?他对你还做了什么吗?”

他低头在你耳边轻声闻着你,声音只流转在你与他之间,刻意保护了你的自尊。你看到他映在他眼中的你的轮廓,还有他微皱的眉头。他在为你担心。

你对他摇摇头,显出一个微笑,脑海中却突然闪现了一个名字。

“喻文州?”

话一出口,你便后悔了。最近将这个人的名字念了太多次,此刻竟然脱口而出了。

但他似乎并没有在意,相反的,他竟微微点了点头,眼眸中流转着灯光的倒影,却显得灿烂无比。

“嗯。你该下车了。”

他温声提醒你,你方才醒悟,面前的列车门已经打开。随着人潮下车之后,你再回头看时,那里却已没有了他的身影。

是,幻觉吗?

“这样怅然若失的模样,真的会很令我心疼呢。所以拜托,一直开开心心的好不好?哪怕,我可能无法参与你的未来。”

『张新杰篇』

今年的夏天很热,空调和冰激凌便成了你时刻不离的两样。但你本就体虚,这样无拘无束地在空调房里待了几周之后,你突然发现,自己感冒了。

一开始不太严重时,你便只是多喝了几杯白开水。但这一天晚上,你从梦中猛然惊醒时,却发现额头的温度已经烫手。家里只有你一个人,脑袋里昏昏沉沉,走路也成问题,但你依旧支撑着去了医院。

生病了死活不去医院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在你身上的。毕竟,没有人会照顾你。

一个人挂号,就诊,开药,吊上盐水,坐在冰凉的椅子上。因为已经是凌晨时分,周围人很少,加上你本就意识模糊,靠在椅子上几次险些睡着。但你不可以。因为手上还打着吊针。

梦与醒之间,你感觉身旁的位置往下一沉。迷糊间睁开眼,身旁那人一副黑边眼镜,白色衬衫的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了最后一颗,外套却是黑底红纹。他面上神情很严肃,甚至有些不悦的感觉。

怎么感觉,这么像张副队啊。

你迷迷糊糊地想着,又赶紧把这一想法抛开。

怎么可能嘛。

“怎么生病了?喜欢我这么久,怎么就不学着把自己照顾好?”

他说着,清冷的声线在医院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冰凉空气中婉转,将你包裹在其中。你意识不太清明,只是半睁着眼看他,思索此刻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睡吧,我看着就好。”

他温热的手掌附上你的眼睛,你眨了眨眼,便乖乖闭上了。你听到旁边一阵衣料摩擦的声音,紧接着身上便是一阵温暖。你微睁开眼,原本穿着他身上的外套此刻正为你遮挡医院空调较低的温度。

“以后,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一股轻柔的力道放在你的肩头,令你向旁边倚靠在他怀里。你能感受到他的手一遍遍轻抚你的后背,还有耳边他有力的心跳声。

真的是,太过真实了。

再次将你叫醒的,是医院的护士。两瓶盐水全部吊完,剩下的费用也已经缴清,她是来催你回家的。

你偏头,身边的人已经不在,自己正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只有身上这件还残留着些许热度的外套,可以证明,刚刚的一切,并不是你的梦境。你真的见到一个人,与向往的他一模一样的神情,那样温柔地将你搂在怀里。

这已足够你铭记一生。

“为了你,可是一夜没睡了啊。今后没有我的路,也要好好走下去。因为,我可能不会参与你的未来。”

——完。

咸鱼翻个身出来溜溜。
换了名字应该没人眼熟我了吧。
虽然原来应该也没有人眼熟我……

评论(32)
热度(228)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