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男神X你】得不到,放不下

手机发,就当我艾特了。
@每天都在作死的逗比
盗笔BE段子
男神花样反悔追你
……好像哪里怪怪的?
啊有人点盗笔真是深感欣慰啊


















吴邪篇

        从你拖着行李箱走出吴邪家的那一刻起,你就告诉自己,此生此世再也不要与他有任何牵连。
        为何?
        这是他自己深种的苦果。他用最难听的语气让你与他断绝关系,哪怕你明白他是想保护你,向他说明自己知道分寸,也已经没有半分让步。他说了很久你们的曾经,却只是说着对于每一件事的他的不满。
         既然这样,你也不愿为他再做什么了。
         没了他是日子照样过得下去。你有自己的工作,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平时深居简出也没有惹上什么麻烦。不过最近,倒是有些奇怪。
        早上,当你匆匆忙忙叼着面包开门去上班时,却总能在门口看到一份热气腾腾的早餐。你喜欢的灌汤包,虾饺,小笼包,栗饼轮番换,搭配甜度正好的豆浆。早餐旁边,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喵呜喵呜~我是你最喜欢的小猫咪~我回来报答你了~
        可笑。
        你将纸条揉作一团顺手丢进垃圾桶,将早餐拿起来闻了闻,思索了一下拿去喂了楼下小猫。只是你正好错过,路边一辆车内他复杂的目光,和紧紧扣在方向盘上的双手。
        你的工作是书面翻译,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养活自己还是很容易的。这几天你手上一部外国长篇小说翻译已经接近尾声,今天你便多留了一会儿,准备把工作一次解决。
        办公室里的同事渐渐都离开了,你大致估算了一下,再有半个小时应该能解决。拿起桌上凉透的咖啡喝了一口,你伸了个懒腰正准备继续,门口却进来一人。
        下意识回头。是王盟。
        你至今仍能认出他。
       “啊,老板娘。我,我只是路过,顺便看你没走来给你送点宵夜。”王盟笑着走过来,把手上的一袋炸鸡放到你面前。这是你以前天天晚上都会闹着要吃的,不用猜就知道是谁让他来的。
       “别叫我老板娘。我现在不想吃。你赶紧走吧,别叫人看见。”你顺手把东西推到一边,继续开始工作。王盟却定定地站在你身后。
       “老板娘,如果老板现在后悔了,你能回到他身边吗?”
       “不能。”
       “我知道当时老板说的话很过分,但是他也是为你好啊。当时他要去做些事,怕回不来让你伤心,也怕你被牵连进来,所以才那样说的。他从来没有嫌弃你拉他去游乐园!也从来没有觉得你很任性让他很累!他那时候说的话都是……都是编来气你的!你能理解吗?”
        王盟悄悄把手放进口袋里摸了摸,他的手机还在里面,处于正在通话的界面。
       “王盟,我理解。但是我知道,他跟我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以前我赖着他,让他很累,是我的错。现在我想开了。他应该找一个不会让他担心的女子,就是跟你们一个世界的人。注定不是我了。现在我回去,不也一样是他身边的负担吗?”
       “可是老板现在有能力保护你啊!”
       “可是我并不想一味受人保护。我只想过安宁的生活。”
        你说完,正好在文档左下角敲上了end。不由地松了口气,为工作的完成,更为了自己居然能够毫不动摇地说出这句话。
        你也有自己的骄傲,在吴邪面前,你始终是弱势的一方。
        不理睬还想说什么的王盟,你径直走出办公室,下楼,却在大楼底下被一辆车拦下。
        车窗摇下,是他。仍是你熟悉的样子,只是添了几分沧桑。
       “太晚了不安全,我送你吧。”他这样说着。目光倦怠却留恋地望向你。你冲他一笑,摇了摇头,转身跑进不远处的地铁站。
        只留下一句:“吴邪,就此别过。”
        此后,你仍能收到门口的早餐,偶尔鲜花上市的季节还会有你喜欢的花。你的老板再也没让你加过班,每天下班时间一到就好说歹说劝你快点回家。你也经常能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视野可及的地方,但你从未走上去打一声招呼。
        这一生,吴邪未娶,只领养了一个眼睛很像你的小男孩。而你终究嫁给了一个通过相亲认识的男人。
        你们的晚年幸福吗?
        只有自己会知道吧。

解雨臣篇

        窗外的海棠又开了。你缓慢地将自己从床上挪下,双脚触地还会感受到一阵钝痛。你没有理会,固执地走到窗边,将窗帘拉上了。
        你曾是解家一等一的伙计,从解雨臣当上当家开始就一路相随,从平平淡淡成长为他手下的一柄利刃,其中受的苦人尽皆知。但你一直过得胆战心惊。因为,你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才跟随他。
        你爱他。
        但解家当家,哪是你等可以高攀的。你知道他处处护着霍当家,也知道他们有婚约。但在墓里背着昏迷的霍秀秀出来时,他一把掐住你咽喉的模样还是让你心寒。他没有注意到吧,你身上满是为了保护霍秀秀而受的伤。处处见骨。
        终究,你没有死。你也不知道是谁出言救的你了,只知醒来后便是在这处院子。你身上的伤都已经处理好,但疼痛感依旧明显。脖子上那处显眼的淤青在提醒着你,在霍秀秀面前,你这生死相随都不算什么。
        身上的伤让你无法走远,每日都有解家的伙计来给你送饭。他们用敬佩却又带些怜悯的目光看你。你什么都没有表现,只是淡淡地点头示意。
        你觉得,这份感情也该到头了。
        坐在床上摆弄着手上的一把匕首,身上的痒痛依旧明显。你身边有一堆止痛药,是他让人送来的。有些可笑。这么多年了,止痛药对你早已失效。
        海棠花开的日子,他来见你了。除了眼底的青黑,看不出有一丝异样。你知道他最近很累,管理解家的同时还要照顾霍家。但你突然发现,自己的心是麻木的。不觉心疼。
       “伤还好吗?”他问你,偏头看到了被你拉得严实的窗帘。
       “当家有何吩咐,直说便是。这点伤不碍事。”你恭恭敬敬地答他,丝毫不去看他的眼睛。你不想去猜他此刻什么神情,也不想知道他对你是否有些许愧疚。这些都不重要了。你已经知道,自己该是什么位置的人。
       “没有吩咐。你好好休息,最近就都呆在这里。有哪里不舒服的,门口有人守着。想要什么也只管提。养好身子便是。”
        解雨臣说着,走去把窗帘又拉开。阳光倾泻而入,屋子里的温度也升高了些许。
       “晒一下太阳,对恢复有帮助。”
        你点头,在一旁站得笔直。解雨臣立在窗前看了许久,复又开口:“我听底下的伙计说……”
       “当家无需多言。是我逾矩了。今后我定恪守本分,为当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低垂着眼眸,所以没有看到,解雨臣一瞬的错愕。精明如他,怎会看不出你小心翼翼遮掩的感情?但他一时间也无法分清对你是习惯还是其他的。毕竟相伴走了太多年了。
        你背着霍秀秀从墓里出来时,他不是没有看到你身上的伤口。但昏迷不醒的霍秀秀也确实冲击了他的神经。他发过誓要护她周全,弄成这样自然会迁怒于负责保护她的你。他掐住你时并未想过要你的命,只是没想到你已虚弱到如此脆弱不堪,霎时间便晕了过去。你被旁边的黑瞎子抱起来时,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心疼你的。
        但现在,好像一切都晚了。
        他的双商都很高,但在面对态度强硬的你时,却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让你参与过任何事情,只是一味地把你养在那处院子,在你表示过自己已经完全康复时也只是象征性地让你去管理管理堂口。你对他这样的做法有些不满,但还是碍于身份没有多说。
        这天是你的生日。他处理好了事情,晚上过来陪你吃晚餐。虽然你觉得有些不妥,但他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也就随他去了。晚餐过后他拿出精心准备的蛋糕,打开蛋糕盒,只有蛋糕边缘沾满了水果,而顶上则空出来,用巧克力奶油写着:可愿伴我长久?
       “当家有任何差遣,我自然无任何异议。”你这样告诉他。
       “我不是要你去为了我死,而是要你为了我活。我要你以夫人的身份,留在我身边。”
       “当家说笑了。与霍家的婚约不是能这样儿戏的。”
       “我只把秀秀当妹妹,对她无半分儿女之情。婚约你无需担心,只要你答应我,我便有办法娶你过门。”
        你偏头望向他。那张总是带着淡笑的脸上此刻满是坚定。他在赌。赌你还爱他。但是……
       “当家,我就当什么都没听到,以后还是不要说这种话了。如果当家觉得我的存在会比较碍眼,尽可以驱逐。”
        你突然就明白,不该在一起的,本就不能在一起。哪怕双方都明白过来彼此的心意,也不能因此而背弃许多东西。
        而解雨臣,在你离开许久之后,也明白了这一点。




没有黑瓶。瓶砸写过一个短篇。瞎子被虐了不想虐他。就这样。
好吧就是懒。
肚子痛啊痛啊痛啊……
我需要一打王不留行QAQ

评论(26)
热度(237)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