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男神X你】论当你最无助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做

我什么都不想说。



















再温暖的阳光,也暖不了阴沟里孤独生长的藤木。如果一个人不愿意站在太阳底下,只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挣扎。那么,谁能给他救赎?
道理永远是说给别人听的。你一直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当世界的黑暗,他人的不解和明里暗里的指责摊开在你面前时,平日安慰别人时的滔滔不绝全部演变成了沉默。人不可能自己说服自己。哪怕是圣人,哲学家,他们哪怕为了世人的眼光假装已经得到开解,心里也总会有阴霾。
你将自己隐藏着卧室的角落里,窗帘被你拉上,只有模糊的日光进入室内。角落,总能给人一点点安全感。蜷缩着的你 并不觉得想哭,只是压抑,压抑地想要凭空消失。
但这时,房门轻响了一声,被人推开了。

【叶修】

你没有抬头,空气中依稀能闻到的烟草味道能让你判断来人。他也并未说话,反手又将门关上,轻声漫步到你身旁,席地坐下。
两人都没有出声。
他的手缓慢地环过你的肩膀,试探性地将你往自己怀里拉。你很烦躁地啧了一声,挣脱了。叶修看了看自己被推开的双手,望向你的目光一如从前,冷静平淡,却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他就这样坐在你身旁,用着跟你一模一样的姿势,深陷在这片静默之中。
“知道么,我刚从嘉世出来那会儿我跟你现在的心情差不多。”
“但是你有躲起来的权利,我没有。”
“我告诉自己,我必须回去。我知道我该是那样的人 不该就这么中途放弃了。”
“我知道有很多人不理解你。我也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
“但就是如此,才会让你现在如此不平衡啊。”
“如果一个人付出太多,而别人却只知得到与挑剔指责,那么你干嘛要为了他们而做这些呢?”
“你喜欢为他们做的一切。但是,也该为自己想想啊。”
“比如我,我喜欢荣耀,喜欢站在赛场上。如果可以,我也想再为兴欣贡献一赛季的冠军啊。但是,没有谁离了谁活不了的。没了我,她们才能真正意识到自己,有多强,有多弱,缺少什么,该怎样前进。”
“如果累了,就休息一下吧。爱你的人无论你做什么他们都会支持,哪怕是错的,他们也能理解。不爱你的人,无论你做什么都是那么扎眼。”
“你不可能讨好所有人。先讨好一下自己吧。”
叶修就在你旁边,用此生最认真的语气,一字一句跟你说着。你偷偷偏头看他,他的脸上,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的云淡风轻。
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呢?

【喻文州】

有奶油的香味飘来,但你没有丝毫站起来如往常一样扑过去的念头。你觉得心里好像压了一块石头,生疼,却又搬不开。
喻文州端着你最喜欢的巧克力奶油蛋糕走进来。你蜷缩在墙角的样子是那么无助,弱小,令他恨不得马上把你抱在怀里轻声抚慰,然后将让你如此难过的人全部抓出来送入地狱。但他并没有这样做。
因为,他明白你需要自己站起来。否则会对自己不再相信,会觉得自己事事都需要别人开解。
他走到你面前,俯身将蛋糕放在你旁边的地板上,然后坐在距离你两步远的位置。这样的距离不至于让你觉得被人窥探了最弱小的样子,也能让你知道,他就在你身边,你只要抬头就能看到他。
他陪你不知坐了多久。直到你肚子饿得咕咕响,你才忍不住抬头。
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望向他时,他皱了皱眉,然后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双手,将你拉进怀中。你静静地趴在他怀里,感受着他的手一下又一下拂过你的后背,那么小心翼翼的动作,那样小心翼翼地呵护受伤的你。
“饿了么?吃口蛋糕吧。专门去你最喜欢的那家店买的,老板还问我怎么没带你去呢。她说新出了一种蓝莓口味的蛋糕,你肯定喜欢,下次去品尝给你打八折。开心吧?”
喻文州将蛋糕端起,用叉子叉起一块喂到你嘴边。你定定地望了他许久,终是低头,将蛋糕含入口中。
有眼泪落到地板上,砸出微弱的声响。
他没有提任何令你不快的事,也没有任何安慰你的话语。因为他了解,你有自己的骄傲,你不愿听别人讲你早已熟知的道理。
你渐渐哭出声,他便紧紧拥着你,任凭你将眼泪擦在他的衣襟上。
“哭一场吧。哭一场,然后让不理解你的人都知道,你到底是为了谁。你要让他们看到,你到底,有多强大。”

【韩文清】

你清楚地听到开门的声音,却没有向你走来的脚步声。空气在室内凝滞,感受不到一丝波动。你深呼吸着,妄图将不安的情绪赶走一些,却是徒劳。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但你不希望得到任何救赎。
就这样静默了许久之后,你终是忍不住抬头看了看门口。
韩文清一身还未来得及换下的霸图队服,笔挺地站在那儿不言不语,只有眉宇间挥之不去的些许恼怒。
他在生气。
你突然嗤笑了一声,处处不顺令你也顾不得思考了,张口便说:“怎么,你也觉得我什么都做不好,哪里都讨人厌吗?”
韩文清没有说话。
她向你走近,站定在你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你的他,与生俱来的王者气质,令你不寒而栗。他用最强硬的力道将你从地上拉起,又用此生不多的温柔将你拥抱。环过你肩膀与腰间的手臂并没有用力,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挣脱。
但看着他,你突然就有点想哭。
“听着,他们不知道的很多事,我都知道。”
“我知道你都是为了让他们高兴。但你忘了顾及自己。并且,你不可能为每一个人考虑。总有人会讨厌你。不理解你。”
“但你甘心因为这些而一蹶不振吗?”
“你一直引以为傲的骄傲去哪里了!”
“你不是一直跟我说,just live for my hubris and my pride吗!”
“你的骄傲呢?你不是说要这样自以为是一辈子吗?你的自以为是哪里去了?”
“你一直都是这样,觉得自己差劲,觉得自己做不好。这才是你的自以为是。”
“站起来,继续前进。不要停下,才没有思索对错的时间。”
他的声音那样不可抗拒,你暗自握紧了拳头。
我不该,就这样停下。

【张新杰】

你听到有物体被轻轻放在地面的声音,还有他坐下时衣角摩擦的轻响。微微抬头看去,他坐在离你很远的地方,面前放着笔记本电脑。架在他鼻梁上的眼镜反射着电脑屏幕的光亮,神情依旧一丝不苟。
你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大概又是再研究战术吧。
看吧,哪怕这种时候,他也在忙自己的事情。你真的,不太重要啊。
你突然想到四个字。
众叛亲离。
你咬紧了下唇,眼泪却不听使唤地一直落下,很快打湿了你的衣袖。你的脑海中满是别人明嘲暗讽的话语,心中满是不甘,愤恨,和无奈。你从来不知道该怎么让别人知道你做的事到底是为了什么。当面挑明显得明目张胆,背地暗示显得小家子气。所以,理解你的人,太少太少了。
手指敲击电脑键盘的声音很轻,但在这一室寂静中也很容易听到。你哭到最后忍不住抽噎,却被口水呛着,咳嗽个不停。透过泪光,你看到他一把推开了电脑,站起来跑向你,然后半跪在你面前,一手轻轻帮你顺着气,一手小心地帮你擦着脸上的泪水。
压抑许久的委屈突然涌上心头,你不顾一切地将他推开,力气之大加上他毫无防备竟被你推得跌坐在地上。但张新杰丝毫没有在意,皱着眉摘了眼镜,又来到你面前。他的手固执地抬起你的脸,用衣袖轻轻擦拭着你脸上的泪痕。你哭得无力,也没再挣扎。
“从我进门开始到现在,你已经哭了七分钟了。大半天没有喝水,再哭下去,你会脱水,不过我会照顾你,所以你想再哭也可以。刚才我在网上找到了那些人,看了他们的言论,已经找出了他们的漏洞,帮你反驳了。以后受了委屈,不要自己担着,我随时都可以安慰你。现在,你肯定饿了,跟我出去吃饭。”
你点着头。此刻,你只能看到他脸上淡淡的笑容,和附在你眼角的吻。

完。
没有原型。
要说有的话,原型是以前班上那群处处刁难我的人。
所以,不要妄自菲薄。
也不要想太多。
就当我是饿了吧。
写给自己看的话,就是这个意思了。

评论(23)
热度(298)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