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男神X你】你和你的韩文清

昨天懒了一天……
决定发口糖吃……
算不算糖呢?
鬼知道……







































10.

       灿烂的阳光,柔和的微风,还有香甜的黄油味道。还是那家咖啡厅,却没有一个客人,连店长都不知所踪。只有光亮的桌面上一碟碟形状简单的黄油曲奇,和一个梦幻的粉色的玫瑰蛋糕。你站在店中央,叫着店长和其他人的名字,却没有得到一丝回应。
       清脆的脚步声在这片沉寂中悄然响起,自门口一直到你身后。你回头,却被眼前这人惊得睁大了双眼,嘴巴也无意识地微张。是韩文清。他穿着一身剪裁考究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打了一条黑色暗纹领带。擦得铮亮的皮鞋有力地踩在地板砖上,响起一阵规律的紧凑的声音。他的手里有一束红玫瑰,每一朵的花瓣上还沾有滴滴晶莹的水珠,看上去娇艳醉人。他那张永远严肃的紧绷着的脸上此刻竟显示出紧张而又期待的神情,望向你的目光坚定执着,又透露出丝丝温柔。你也望着他,一时间竟忘了说话。
        他停在了你面前。他似乎是笑了,将那束娇艳的红玫瑰放到你怀中,然后缓缓地单膝下跪。他确实是在笑,这种笑容是即将得到心爱之物时满足的笑,也是有些难以置信的飘然的笑。他从外套口袋中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打开,是一枚闪耀的精心雕琢的美轮美奂的钻戒。他将钻戒呈现到你面前,轻轻说着:
       “你愿意,嫁给我吗?”
       
11.

      “我……妈呀!”
        随着沉闷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你眼前那些梦幻的不真实的一切悄然消失,随后清晰的是卧室地面的木地板,还有被你压在脑袋下面的拖鞋。你怔怔地愣了足足一分钟,然后后知后觉地从地上爬起来。这时你才发现,你的手里还抱着被团成一团的空调被。
        是梦啊。
        你随意抓了两把乱糟糟的头发,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
       “啊啊啊啊啊啊要迟到了!”
        梦里那束玫瑰被你毫不留情地随手扔在床上,散得不成样子。在卫生间忙忙碌碌五分钟之后你又冲出来换衣服,在起床七分钟后成功跑出家门,却没有赶得上正好远去的一班公交车。
        你一咬牙,拔腿就往公交车开走的方向跑去。也幸好你运气不错,车上有一个老人坐错了车,公交车就在不远处又停下了。你松了口气,赶紧跑上车。
        到站后你撒腿就往咖啡厅赶,却在门口看到了你此刻不太想看到的那个人。韩文清。
        梦中的一切在脑海中无比清晰地浮现,你低下头,竟红了脸。回避着对方的目光,你一路跑到柜台拿了工作服,又跑到卫生间换好衣服才出来。在柜台后站好,正好面前走来一人。你抬头,瞬间僵硬。
        又是韩文清。
        他刚刚不是要出去,而是正准备进来。
        你干笑着拿起纸笔为他点单,他照常要了黄油曲奇和两杯咖啡。其中一杯又是给张新杰带的。韩张这两个字在你脑海中一闪而过,然后又是那枚美丽的戒指。你赶紧甩甩头,赔笑着把点餐单给了厨房。
       “你今天迟到了?”韩文清接过你递过来的饼干和咖啡,随口问了一句,面上表情未变。你却被吓得一个激灵,差点把那两杯咖啡扔出去。还好你及时忍住,硬生生扯出个笑容,点点头。
       “以后晚上早点睡,定好闹钟。迟到不是好习惯。”韩文清说完,未等你反应便拿着东西出去了。你目送他的背影远去,却是深深地吐出口气,心有余悸地拍着心口,想着今天还是不要去给霸图送外卖了。
        你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做那个梦。
        难道是因为那三包饼干和一碗炒饭的不平衡?
       
12.

        你母亲说要介绍朋友的儿子给你认识。而且还信誓旦旦地保证你见了人家一定两眼放光。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你从头到尾都是无奈的表情。你母亲真是生怕你嫁不出去,哪怕你才刚刚成年。
        晚饭时间,你请了假,先回家换了你母亲指定的黑色小香风连衣裙,然后前往跟对方约定的地点,也就是你母亲的菜馆。你母亲开了一家菜馆,做菜的手艺也很不错,借着菜馆也认识了不少人。你猜想可能是哪家儿子长得比较合她胃口,所以把你抓出来见了。
        进入最里面的一个包房,先看到的是你的母亲和另一个中年妇女正在话家常,见你进来欢快地招呼了一声,介绍了一下让你坐下。你微笑着在最近的位置坐下,偏头,差点咬断舌头。
        那个一身黑体恤,旁边放着墨镜和帽子,脸上还隐约有点不耐烦的,是韩文清吗?!
        maya,这个世界也太小了!
        你内心翻腾,咬着牙尽量维持面上的微笑。韩文清从你进来开始就一直盯着你,等你落座之后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了一句:“好巧。”
       “啊?啊,是,好,好巧。”
        你尴尬地笑着,脑海里涌现的全是梦中的场景。你不太觉得这是命运的暗示,因为现在的你自知对韩文清并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你也相信他对你也是没有的。在他眼里,你最多就只是隔壁咖啡厅一个经常送外卖给他,还时不时送些免费饼干给他的打工妹而已。
        更重要的是,你至今没有办法直视他那张严肃的脸超过三秒。这是读书的时候养成的习惯,你的老师称之为,谦逊,有礼貌。
         其实就是没有自信害怕跟别人对视而已嘛!

13.

        这顿饭吃得比较微妙。双方母亲就菜品讨论地热火朝天,你和韩文清却一句话都没有说。一个是习惯了食不言,另一个是没有胆量出声。
        吃完饭,两位母亲去散步,韩文清负责送你回家。尽管你试图用全身每一寸身体来表达你不需要人送,打车很快就能回去,却仍旧被驳回。更可怕的是,你母亲要你们走回去,当消食。
        不过你很清楚,你母亲是想让你们相处得久一些。
        干笑着挥着手目送两位母亲离去,你迟迟不愿回头面对韩文清。梦中的他和他本人其实有很大差别,甚至你都不太觉得梦中那个是韩文清。但你仍旧不太敢面对他。
       “走吧。我送你。”戴好帽子和墨镜韩文清在你身后说了一句,语调紧凑,公式化的音调。你默默转身跟在他身后,慢腾腾地一直不敢与他并肩而行。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偶尔偏过头来确认你还跟在后面。一路无话。
         到了你家楼下,你终于送了口气,小跑绕过他两步进了楼道,鞠了一躬说:“谢谢韩队送我回来,请赶紧回去吧!。”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上了楼。
         第三次,韩文清看着你的背影,直到你远去。






这算不算糖?
梦也算糖吧?

评论(5)
热度(118)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