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男神X你】帐号卡系列~①

突然想起来我想看很久却从来找不到的帐号卡X你!!!
所以我来女票可爱的帐号卡们了~
内含君莫笑,一叶之秋,一枪穿云,索克萨尔,夜雨声烦,秋木苏,王不留行——大概就这些我也不知道多了我会不会忘……
大概是穿越梗?全员暧昧多结局向?咦想想就好苏好苏……
不管怎么样发出来再说啦实在不行还可以删不是嘛!没错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其实就是我自己想看……)
很不喜欢看到文章里出现“你好,我是XXX”这样的话,所以会给“你”取一个名字。当然大多数叙述还是以“你”来展开!
一些地名我实在不太熟悉,也不知道哪些地方可以用来住人,所以将就吧……
最后,不喜欢请轻一点拍,因为我只是想看这样的文才写的!

①.莫名其妙的世界

        你是个愿意安于现状,又不甘于平淡的人。具体表现为,你做了一名战地记者,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奔波在枪林弹雨中。即使是在和平年代,一些落后国家仍然不时有政变、暴动、袭击,而你,就是亲眼见到这些的为数不多的还活着的人之一。
        不过担惊受怕久了,你也会开始向往安安静静的生活。就像你最喜欢的一首诗里面说的: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对冒险的向往最终还是不敌身体精神的劳累。从非洲回来你便请了长假,准备和你的床来一次说躺就躺的冬眠。可是,假期的第一天,当你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却并不是自己家里设计精妙的镂空吊灯,而是层层叠叠的与阳光交织的绿叶——
        “……我靠。”你没忍住先骂了一声,动了动身体,从地上爬起来。这是一片森林,没有任何现代化科技的痕迹,如同东非大峡谷深处的秘境。头顶阳光处于正中央,应该是中午了。你拍了拍身上的灰,自己身上还是睡觉时穿的满是加菲猫图案的睡衣,在这里显得格外的突兀和不自在。你又抖了抖脚,很好,没有鞋,连拖鞋都没有——不过也对,你睡觉又没有穿鞋。
         你不十分相信穿越这个事情,现在的情况你更愿意说服自己这是被恐怖分子连夜空运到某个原始森林了。不过想着想着你就忍不住想笑,去了这么多地方,闯过这么多险境,甚至在满是尸体残肢的战场睡过大觉,现在在这里居然像个无头苍蝇一样。
        森林面积暂时估算不出,从树木的高度和枝丫密集程度可以看出这儿一定没有被现代工业污染过。这不算好消息。因为这也说明附近一定没有工厂或城市。你靠坐在一棵树下拔扎进脚心的小树枝,望着寂静的四周叹了口气。
        过了许久,你甚至都快睡过去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脚踩树枝的声音。虽然不十分响亮,但在四周了然无声的情况下显得格外清晰。你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清醒,第一反映是把自己挪到树后隐蔽起来——毕竟在这种地方遇到什么都不一定。
        脚步声停在距离你五步左右的距离。你尽量把自己缩紧,呼吸放到最轻,想着无论是什么让它先过去,如果是人自己等他没走远也能看到。一阵诡异的沉寂之后,一个温和的声音从你背后传来——
       “你的装备好奇怪,是还没有被定下契约吗?”
         ……你这句话比我这身“装备”更奇怪!你在心里吐槽,不过好歹可以确定是人了。慢慢转身,扶着树站起来,抬眼你便看到一身风衣头顶带个礼帽手里还提着两把枪的男子站在你三步远的距离。
         ……到底是谁的装备奇怪!
        你用一种微妙的表情上下打量了那人一圈,目光最后停在那人手里的枪上。不像正规军或者雇佣兵用的,而且那人脸上温和的神情也很难让人对他保持太高戒心。
       “你好,我是莫林,在这里迷路了。请问能不能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一直扶着树干,脚心刚刚拔出来的那根树枝不短,现在疼得厉害。对面那人似是注意到你的异样,左手一翻,手里的枪便瞬间没了踪影,手心却凭空出现一瓶不明液体!
        “我是秋木苏。这里是空积城外的空知林。你要不要先回下血?”他走近,把那瓶液体递到你面前。你花了几秒钟思考他刚刚那个动作到底只是魔术还是其他,然后对着他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问:
        “你们如果受了伤,都……喝这个?”
         秋木苏愣了几秒,随后严肃地问你:“你来自哪里?”
         你被他这么一问,也怔了怔,纠结了一小会才告诉了他你居住的城市。听你说完,秋木苏脸上的神情愈发微妙,最后,他问:“你也是控制者吗?”
         ……这都是什么!你很想怒吼,咆哮,奔跑!但最后,你只是咽口唾沫说:“我不知道什么是控制者。”
         站了这么久,脚心的伤口沾了沙又痒又痛,你很敬佩自己居然能这么心平气和地跟这个秋木苏说话。秋木苏看了看你的脚,手一转那瓶液体又不见了踪影。然后,他问:
       “要不先去我家?我帮你处理一下,告诉你一些事。”
         你并没有拒绝的理由,任由秋木苏扶着你往前走。当然,基本上是他拖着你走,因为他太高,你勉强只到他胸口位置。秋木苏的家是一间很简单的小木屋,他扶着你进去,室内的陈设也十分简单,都是木制的。他把你安置在卧室里一张稍微软些的床上,打了盆水帮你清洗伤口。
        在这途中,他告诉了你一些你打死都不敢相信的事。他说,这里是荣耀大陆,这里的每一个人自从诞生便有一个灵魂契约,签署契约的另一个世界的人便会指挥他们战斗,不过不被指挥的时候他们仍然有自己的生活。
         ……这简直是比穿越更扯的事!穿越到好像是个游戏的世界里!
        你在心里不停地刷着弹幕,秋木苏已经帮你包扎完毕。他收拾好东西,见你在愣神也不多说什么,看了看你身上的睡衣手一挥你旁边便出现了一套与他身上差不多的服装。你明白他的意思,把那件风衣拿起来,看得出是穿过的,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太!大!了!
         秋木苏也看出这一点,轻咳了一声,对你说:“我这里没有女性职业穿的衣服,你先将就一下吧。我一会去主城给你买。”
         你摆摆手,已经够麻烦人家了,不就是件衣服吗!哪件不是穿呢!你把衣服往身上比了比,探头认真地盯着秋木苏。秋木苏眨眨眼,半晌才反应过来,快步走出去,最后帮你关上门。
         应该是个很好的人吧!你把衣袖往上面挽了许多,裤脚更夸张,你有种拿把剪刀剪掉一半的冲动,不过还是被你给生生忍了下来。
        不知道会在这里呆多久。会是场梦吗?你望着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有些晃神。片刻,却听到秋木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莫林,晚餐要不要吃烤鸡?或者烤鱼也可以!”
         不自觉的地唇角上扬。这里也不是很差啊。
 
        

评论(4)
热度(122)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