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凹凸乙女向〗当你是小红帽

|就。突然好喜欢小红帽……
|梦里也想有人爱(?)

































         “一定不要跟头上有尖耳朵的人说话!”


        母亲将水红的兜帽套在你的头上,语重心长地叮嘱着。你一面认真地赞同着,一面悄悄从点心篮子里偷出一颗草莓攥在掌心。


        外婆独自住在森林的那一端,每周你都会带着一篮子点心去看望她。虽说从未遇到过危险,母亲还是一遍一遍地念叨同样的
语句,好像认定了你走出这门就会遇到长着尖耳朵的人似的。


        森林的小路洒满阳光,青草小花都格外可人,深深吸上一口空气都是清新蓬松的。向往森林的美丽,你匆匆告别了母亲,迫不及待地踏上了去外婆家的路。


        路途上风景很多,而这片草地你还没有来过。正好处在阳光最丰裕的位置,青青的小草生长得很茂盛,踩上去就像踩在柔软的地摊上一样。微风吹拂着绿浪,在不远处的层层绿海中有一抹金黄。


        是……花吗?


        一时间你忘记了母亲的嘱托,轻快地冲那抹金黄跑去。停在几步之外,你终于看清了原身。


        “原来是个小孩子哦……”


        你蹲在一旁,细细打量着这个男孩。他有金色的头发,围着一条围巾,掀起一端盖住了上半部分的脸,让你有点好奇遮掩下的他的样子。想着这大概是森林中猎户的孩子,应该不会介意一点小玩笑,你将手伸向他的围巾。


        清脆的一声响,你眨了眨眼,看到手背的红印才发觉自己被这个男孩打了一下。


        “你刚刚想做什么,渣渣?”


        由于刚睡醒而显得含糊的声音并不同于你想像中孩子该有的那样,反而透露着一种居高临下的轻蔑。尤其是最后那个称呼,让你不太高兴。


        男孩慢悠悠地抬起手,拉开了搭在脸上的围巾,露出还未褪去婴儿肥的可爱模样。你怔怔地盯着他那双璀璨的金眸,又愣愣地把目光转移到他头顶尖尖的耳朵上。


        “……狼?”


        “叫我嘉德罗斯。”


        被吵醒了午睡的嘉德罗斯竟没有生气。他曲起一腿将胳膊抵在膝盖,捏拳撑着脸侧打了个呵欠,最后才开始打量你。注意到你手中的小篮子,嘉德罗斯自顾自地掀开了表面的花布,挑了一块蛋糕扔进嘴里。


        “太甜了。”


        他在你面前打了个响指,这才将你唤回神。你这还是头一次见到狼这种生物,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就抱着自己的篮子在一旁缩成一团悄悄往后蹭着,还把兜帽的帽沿往下拉了拉,小声念着“不要吃我”。


         嘉德罗斯啧了一声,看向你的已经清明的眼瞳似乎写着“白痴”两个字。他侵身一伸胳膊,准确拽住了你的衣领,把你轻易拉回了他的身边。


         “我允许你走了吗?”


        轻飘飘的威慑力十足的一句话让你不敢动弹。嘉德罗斯又从篮子里挑了一个甜甜圈咬着,似乎被你这副委屈气愤又不敢说话的表情逗乐,伸手过来两指掐着你的脸颊用力拧了一把。


        “喂!!!很痛啊!!!”


        “嘁,渣渣,这都痛。”


        你泪眼汪汪地捂着脸,竟从那句话中听出了“这都喊痛那我吃掉你的时候不知道得大吵大嚷成什么样子”的意味来。此时一阵风吹过,你不觉得舒适,反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你咬牙把一篮点心全数扔向嘉德罗斯,踉跄着爬起来就胡乱跑向一个方向。结果,还没跑出十米远,就被一块石头绊了个跟头。


        “……弱到你这个地步的渣渣,我倒是第一次见。”


       被砸了一身奶油的嘉德罗斯摘下了自己的围巾草草擦拭,他不紧不慢地站起来走到你面前蹲下,嫌弃地用一根手指戳了戳你的额头。


        丢脸到恨不得被他吃掉的你不想说话。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手掌贴上了你的脖颈。你惊得紧绷了身体,下一秒却听到他的笑声。


        “看看你是不是被摔死了而已。渣渣就是渣渣,这都怕。”


        你突然反应过来他是在探你的心跳。接连被嫌弃之后你竟然产生一种已经可以免疫的错觉,双手撑着草地抬起头,正好与嘉德罗斯对视。


        两双颜色不同的眼睛彼此紧视,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知道你感觉到膝盖上的疼痛,忍不住嘶了一声。


        “这都能摔断腿?哈,果然弱到不行。”


        “明明只是磕破皮了而已!!!”


        “渣渣,谁给你胆子顶撞我?”


        前一秒还龇牙咧嘴的你立马熄了气焰,低头忿忿地抓着青草泄愤。嘉德罗斯又打了个呵欠,站直身体伸个懒腰,静静地看了你半晌后俯下身。


        揪着你的帽子把你拎了起来。


        “走了。我还没兴趣欺负你这种小渣渣。”


        你维持着目瞪口呆的表情,被嘉德罗斯拎着穿越大半个森林,从窗户扔进了自己家。


         “下次过来给我带些肉。用你们人类的方法做就可以,如果敢不来的话就等死吧。”


        从此以后,小红帽过上了给小狼崽送炸鸡的生活……





——草率地没了

谢谢阅读。深夜产物。

评论(17)
热度(388)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