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凹凸乙女向〗一杯姜汤水

|嘉德罗斯专场。现代paro。
|亲情or爱情我自己都分不清。
|又要开始连读八天我的内心毫无波动。下面还想废话。
|作为王者剧组浪飞的猎龙者我表示根本无法撩凹凸语c。任何。
|或许哪位大老爷口味独特想和异世界的猎龙者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决斗(???)











































“我爱你。”
“我最爱你。”
“我只爱你。”















-
        据说熊孩子是二十一世纪最恐怖的邪恶势力之一。





        泥印子从门口蔓延到浴室,淋浴的水声哗哗响着。墙边堆着一只软趴趴的书包和湿透的校服外套,一根铁棍明目张胆地靠在旁边,刺激你的太阳穴突突跳动。捡起书包拉开拉链,少得可怜的几张空白试卷湿成一团,油印的字迹有的已经模糊。





        但即使再生气,你也只能说服自己心平气和地将试卷拿去烘干,又把衣物和书包丢进洗衣机。外面的雨下得还很大,湿气从未掩实的窗户漫进室内。怕那孩子感冒,你又到厨房开了火,煮上一锅姜汤。





        并不悦人的生姜味充斥鼻腔,你纠结了一会儿,往锅里加了一勺白糖。





         “喂,你又在煮什么难吃的东西。”





        嘉德罗斯张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回头,看到他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白色卫衣和长裤,柔软的金发往下滴着水。视线在他脸侧一处擦伤短暂停留,你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关火将姜汤倒进杯子。





        “不喝!你居然敢给我喝这么难喝的东西!”





        无视了他轻易显露的怒火,你将陶瓷杯强行塞进他手中,转身去了阳台。整齐晾好的有他的衣服也有你的,不难发现他这个弟弟的型号比你还大上许多。





        只可惜他长得再高再快,在你看来也只是个整天上窜下跳满心思找人打架的熊孩子。你沉默着将前几天晾晒好的衣服收下来折叠,然后站在洗衣机边上等待。





        脱水的声音有点聒噪,但你仍准确捕捉到了嘉德罗斯踢趿拖鞋蹭着地板一步步靠近的声音。果然,下一刻余光中就出现了他灿烂的金色发梢。





        你不问,他大概也在跟你赌气。这种三天两头弄得一身脏才回来的行为你已经从开始的责骂到冷暴力对待,明明知道他在等你拿创口贴或者关心一句脸上的伤口疼不疼,你却没有顺遂地说句话。嘉德罗斯很烦躁,但又习惯骄傲地不低头。





        双方一直沉默到洗衣机停下运作。取出他的校服和书包,拿衣架挂好,你径直从他肩侧经过进屋。





        “喂,你又在生什么气!”





        他其实是知道的。你在怪他又跟人打架,还用上了铁棍这种危险的东西,甚至脸上挂了彩。但他就是不想先行解释或者认错。看着你瘦小的身影又消失在厨房门后,嘉德罗斯烦躁地啧了一声,仰头把杯子里的姜汤水一口喝尽。





        甜的。他霎那间愣住,连刺鼻的姜味也忽略了。





        晚餐时间被拖得比较后。你把可乐鸡翅装盘端出时,嘉德罗斯就坐在餐桌旁,头发半干。撇了一眼,他面前的陶瓷杯已经空了,而那根碍眼的铁棍被放到了门边的位置。和你准备丢掉的垃圾们一起。





        心情总算好转。你把鸡翅放在桌面离他最近的地方,而后端出的三鲜汤、红烧肉和蔬菜也按他的喜好从近到侧放好。家里只有你们两个人吃饭,你就没有多烧。





        盛上满满一碗白米饭递到他跟前,你拉开旁边一把椅子坐下。





         “是他们先来找碴的。”





        他的声线不同于同龄人的稚嫩,但声音闷闷的,有点不情愿,又吞吞吐吐向你解释着。





         “他们说话难听。”





        被嘉德罗斯掩饰下的是那些混混吹着口哨说你勾引某某某和一些下流的话语。他知道那个人,不过是曾与你多说了几句话,虽然他自身也有不爽,但也远没到勾引的地步。





         何况,他本就不允许他人对你有任何非议。





         “不过是给了他们一点教训。你还想为那种渣滓跟我冷战吗?!”





        你总算抬眸扫了一眼他气急败坏的表情。你并非不懂,嘉德罗斯虽然孤傲而自我,也不可能因平常小事找人麻烦。估计是那帮人的确讨人厌。





        想着这孩子跟人打了架,伞又不知道扔到哪儿了,淋着这么大的雨跑回来,你有些心软。嘉德罗斯还撅着嘴不满地蹬着你,你叹口气,夹起一块鸡翅放进他碗里。这算是你的妥协。





        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又各自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嘉德罗斯低头拿筷子戳着喷香油亮的鸡翅,半晌低声叫了你的名字。





        正欲教育他要叫“姐姐”,你张了张嘴却咽下了话。





        他把手伸到你面前,掌心向上,中间静静躺着一个创口贴。





        无法拒绝的目光。你拿起创口贴,指尖无法避免地触碰到他的掌心,有点濡湿的感觉。这孩子刚刚也在紧张。





        撕开包装纸,你起身站到他身旁。嘉德罗斯将头抬起,一双闪耀得似乎能亮进你心底的眼眸倒映着你的身形。他脸上的擦伤渗出的血珠干涸了,也不知是自己不小心摔在地上弄的还是被人打了,无论哪样你都一阵心疼。





        小心地将创口贴覆上他的脸侧,轻轻压牢。他望着你的眼眸透亮而认真,你好笑地摇摇头,指腹摩挲着他的眼角。





        嘉德罗斯又念了一遍你的名字。他忽然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你的腰,将额头抵在你的小腹轻蹭着。你一时怔住,对这样的亲密无所适从。





        但他一遍一遍呢喃你的名字,好像一头伪装得极尽凶猛的小兽终于露出了劳累而温软的一面。





        你浅浅笑着,一手安抚着他的后背,一如他年幼想念父母时你所做的那样。





         “……你不要不跟我说话。”





         “那些人明明都无关紧要啊。为什么因为他们生我的气?”





         “说好会永远爱我的。”





          “我不允许你食言。”









——miu。

感谢阅读(❁´◡`❁)*✲゚*

评论(10)
热度(401)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