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凹凸乙女向〗好久不见

|在下梦里。大老爷们快眼熟我吧(...)
|久别重逢paro
|含嘉德罗斯\格瑞\雷狮































“世界上又有谁能永远陪这谁呢?”
“以前我不知道。但今后我至死伴你不休。”


















•嘉德罗斯






        再见到他,居然已经是在凹凸大赛上。站在阳光下一身傲气的他太过耀眼,你想起实验室中的王安静沉睡的模样,恍然发觉已过去了好几年。




        但这不是感怀的时候。你不知那时还身处培养液的王能否记得一个隔着玻璃看他成长的女孩,尽管对着尚未苏醒的殿下倾诉的日日夜夜你至今犹记。




        望着嘉德罗斯手中的神通棍,你缓缓叹了口气,抱着自己的武器做出防备姿态。



   
        嘉德罗斯微微皱眉,目光锁定不远处的明明是很陌生的身影。自他喉间传出哼笑,大概是轻蔑,你听不出什么意味。他扣着神通棍的手指紧了紧,扬手阻止了正欲上前的雷德和蒙特祖玛,提步到你面前。




        “嘁。原来是你这个渣渣。”

      

        被阴影笼罩,强大的压迫感环绕周身,你实在支撑不住,一膝触地。嘉德罗斯似乎被你的样子取悦,反手将神通棍搭上肩头。你能看到地面他的倒影,柔软的金发小弧度起伏。你也听到他的声音,依然带着王的傲气,却隐约可感他的心情甚佳。





        “起来,渣渣。”





        “好好跟在我后面。再让我发现你不见,你就死定了。”








•格瑞






        他不会想见到你的。你这样告诉自己。当他的族人被屠杀,当他的母亲倒下时,你什么都没有做。你只是躲起来,然后拼尽全力,逃走。

 



        这些年,你从未去找过他。你宁愿让他觉得你已经死了,而不是眼睁睁看着他失去一切。





        而现在,面对面若冰霜的他,你连迈开一步的勇气都没有。你甚至只想站在原地,任由他用烈斩砍成积分,这样还能在这场比赛上帮他些许。






         “不躲着我了吗。”





        他的声音平淡,轻易便让你低下了头,用力闭眼等待审判的一刻。格瑞紧紧握了握拳,又骤然松开。他一步步靠近,你没有看见的是,原本在他肩上的烈斩,一点点化作数据被收起。





        格瑞停在你的身前极近的地方。他想说他从未恨过你,想说他更心疼那时年幼的你经历了血腥,想说这么久,他一直在找你。





        但他没有。他只是伸出双臂,重重拥你入怀。





        “好久不见。”








•雷狮






       被抓到了。本来只是随便找了个星球落脚,却遇到了佩利。也不知道该说他没眼力见儿还是太会做事,总之他直接将你扛到了羚角号上。





        接受着帕洛斯意味不明的笑容和卡米尔无声的注视,你安分地抱膝坐在三人中间。帕洛斯说雷狮喝醉了酒,估计得让你等到他醒过来。





        等?好吧,让你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等一个喝醉的人,而你多久之前才从这个人身边逃走。等到人和等不到人两种结果,你都不太想选。





        三个人陆续散开了。卡米尔把航线设置好也没有留下来看守你,不过走之前把羚角号的各个出口都设置了密码封闭状态。你看他鼓捣了半天密码,心想这至少也得二十多位了吧。





        船舱里到了半夜也是冷的。你怀疑是谁故意关了温度调控系统。但白天和佩利你追我跑了大半天,你也累得够呛,哆嗦了一会儿就歪到在地上睡去。





       睡梦中,一个还带着酒气的怀抱将你包围。炙热的体温令你不自觉地向他靠近,甚至主动伸手抱住了热源。你觉得这股气息很熟悉,有着侵略性的强势,却令你安心,睡得渐渐安稳。





        雷狮小心地搂抱住你的腰身与肩后,让你靠在他的怀中,将热度传递给你。他的手掌将你冰凉的双手包裹,轻轻摩挲令之回温。梦乡黑甜,你感觉到额头、脸颊与唇上有软热相贴,接着颈侧被人用牙齿浅浅咬住厮磨。





        “终于,又见到你了。”





        “不要再离开了。永远,不要再离开我。”





        “我爱你。”









——miu

感谢阅读(❁´◡`❁)*✲゚*

评论(18)
热度(620)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