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梦里出品】那个跟我打了一架的奇女子

|全名《那个跟我打了一架的女子我敬她是条汉子》
|叶修视角。君莫笑设定。荣耀大陆设定。
|想。想写打戏。





































        深冬夜里城镇上人影稀少。将近年末,温度接近零下,连最好的猎手都偷闲躲在壁炉边,这时候哪怕身上揣着最昂贵的宝石恐怕也不会有人扑上来抢劫。



        遇到那个姑娘之前,我一直这样想。



        这条街巷没有其他人,月光很淡,隐约映照出她脸上那副银白面具。她穿着一身斗篷,扎高马尾,发尾轻轻地摇晃着。还有无法忽视的,半分不被掩饰的强大气场。



        不容小觑的人物。本已隐退不问世事,但遇到强大的对手,心底也总是发痒,连千机伞都变得炙热。哪怕,对面的那只是个女人。或许我不该对女性抱有如此看法,可又无法否认,这座大陆上主宰力量的还是男性。



        凡事却还有例外。我可以大概估测她的实力,能散发这般气场的人,不会容易对付。这是对于强者的感知。无言望她半晌,想想还是不要大动干戈。毕竟这夜里太冷,她怎么说也是个姑娘。



        打个哈欠,准备从旁边避开。若对方也是个不愿惹事的,这故事也就到这儿了。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我看到了她手中紧握的散光缭乱的长剑。



        千机伞变幻作盾抵抗这一剑,利器相碰的声响刺耳得紧。我移步侧身顺势变盾为矛,翻手侧执无声看着对方。于情于理,她与我素不相识,我不想轻易动手。当然,若她执意想切磋,也无不可。



        夜风很凉,裹着风沙似刃。她是一个剑客?下一秒,我却看到了凝聚在我脚下的五芒星法阵。



        有趣。金色的光芒绽开,思思缠绕而上,若旁人被这般缚住恐怕凶多吉少。长矛横扫复结印加持,冲破缺口脱身而出,那法阵下一刻便碎为点点星尘,消逝不见。



        没有那么简单。冷兵器近身带来的压迫感甚明,以矛杆抵挡退步挑开,换来对方矮身躲避。周围气温似乎更低了几分,月光底下能看到那姑娘指尖散出的寒气,以及从她脚下蔓延开的寒冰。路边那些窗迅速爬上了冰花。



        看来遇到大人物。她大概是笑了笑,一柄长剑覆盖寒气,身影诡谲带着凌厉剑影袭来,很有一份作为对手的自觉——先发制人。若不反击,也太辜负了人家。长矛一面抵挡剑刃,一面找寻她招式间的漏洞。不得不赞叹,虽女子气力本不如男,但她的身姿轻灵胜在速度。



        让我想起某个聒噪的剑圣。地面凝结了寒冰,站稳渐渐变得困难,却让她的动作更为灵巧。聪明的做法。只可惜用剑之人薄弱之处八九在于根源,剑柄之侧,最难把握。



        拉开距离,以矛尖上挑,直刺剑身最里处。为不伤她,施力挑飞长剑而及时收回长矛。我本这般打算的,可耳侧风动,四周一更为广泛之阵显露形来。



        施招更为费力。如今世道,竟还存在这般双修的姑娘么。也算大陆一件奇事。



        终究力道上欠缺很多。挑飞她的长剑,矛身绕转化为剑,施咒破除法阵。那姑娘被千机伞的余力击退几步,堪堪站住甩甩手腕。大概是被震疼了。



        月亮正当空,千家寂静之时,我同这素不相识的女子于街头兵刃相接。说出去,免不了又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她并不想杀我,或许只是图个痛快,或许是防备使然。我见她双手微拢正要施法,想了想便笑笑,掐个治疗术在她身上。



        眼见这姑娘快要成型的六芒星猛然停滞,我将千机伞回归原型,撑开,将它作最符合它名称的用途。不紧不慢靠近,不顾她退后的动作,将伞移到她头顶。纷飞的雪花,恰好落在伞面上。



        “小姑娘实力不错。想找我陪着练两手可以,今儿也太晚了。”



        “不如先找个地方过一宿,休息休息,明儿再战个痛快?”



        “嗯,这会儿旅馆也难找。去我那儿呗?”



        若这会儿有人走上街头,便能看见大名鼎鼎的君莫笑举着盾牌四处躲闪,而他身后是一穿着斗篷佩戴面具的姑娘。



        后来,叶修身边,也从来没有缺少过她的身影。






——end

我很好呀我也很想你们啦(❁´◡`❁)*✲゚*

评论(4)
热度(72)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