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男神X你】你涉水而来,问我名字

|梦里出品。题目,要稳。
|主王者荣耀。
|国庆想干个大事情。到时候再说。






















韩信『白龙吟』





      暮春之初,莺飞鸟语。山涧后一处幽潭已化了冰,日光荡漾着水面波澜,微凉,舒适着紧。



       岸边杨柳也生得正好。细长的柳枝轻抚你发顶,嫩嫩的叶梢很软。你踮起脚尖,小心折下一枝,握着一端将它浸入水中,搅动一池清幽。



       这天气很可爱。你伸个懒腰,远山的绿和天幕的蓝相交织,落在潭水上,像是一幅画。你一手拖着下巴,蹲在画一般的潭边,轻轻哼唱一只小调。



       在你的歌声中,潭中心却漾开一圈一圈波纹,你眯了眼看去,隐约可见有银光惹眼于水下穿梭,明暗交替。



       正欲后退,原本平静的水面掀起一阵巨浪,水珠打落在你的发间、裙摆。在那飞散的水花中,鳞甲银白,狭目赤红的蛟龙腾飞而起,在天光下傲然自威。



       这是传说中的神兽,你看得愣了,微张着双唇只盯着他。看他摆动巨尾,抖落一身潭水,赤眸居高临下扫视一眼,视线停留在你的身上。



       你看到,他于白光之间,身形顿缩,眨眼间便化作一名银甲束发的俊朗男子立于潭边。



       如何形容他才好呢。你只知,他只需站在那里,侧执长枪,就令你感到畏惧,又忍不住悄悄打量。



       你懊恼地拍拍自己的脸,又听得脚步声踏来。懵懂般抬头,那人背光立着,臂弯搁着长枪,毫不顾忌地蹲下身,凝视你的面容。而后,在你呆愣的目光中,伸指揩去了你脸颊边的水珠。



       他一笑。恶劣地往你面前又凑近了几分,冲你一扬下巴。明明是询问,却又似理所当然。



       “姑娘,韩某可有幸得知你的芳名?”





诸葛亮『绝代智谋』





       刘皇叔的军队入驻这个小城,也算为这儿一尘不变的安闲生活带来些乐趣。你小口咬着油纸包裹的烫手烧饼,哈着热气路过街头一群讨论着要跟随刘皇叔的壮汉,心知自己一介女流,虽有心而力不足,恐怕只能呆在这小城里混日子。



       只是天际浮云再远也会有孩童奔跑追随,军队入城之日你瞧见那名扣着羽扇的白衣军师,也有一丝残余的向往。你也想如那名先生一般,以智谋指点江山。



       但也只是奢望吧。你不是滋味地咀嚼着咽下,漫无目的在街头走着,脑海中却不时闪过读过的那些兵书的影子。



       前方却有一阵哗然。



      热闹的事情并不常发生,你提起些兴致,顺着人流的方向走去。站在人群外等了不多久,便见一间糕饼铺子里走出一抹白蓝身影。



       是那位军师啊。你舔舔唇角的油渍,有些咸。



       诸葛亮提着几个纸包,周围百姓冲他友好而尊敬地招呼,他也颔首示意。目光流转间,忽然停在了一处。



       清冷高傲的军师抿紧了薄唇,在百姓探究的视线中迈步,停留在你的面前。他举起手中纸包,一手握拳抵在唇边低咳掩饰动作的不自然。



       “又见面了,姑娘。”



       “这糕点赠予姑娘,望姑娘收下。亮已是再次与姑娘相逢,能否得知闺名是何?”





孙悟空『齐天大圣』





       长辈们总说后山上住着生吞人肉的妖怪,你嘴上说不怕不怕,背着箩筐上了山却还是觉得心里发怵得慌。还是白天,亮堂得很,但寂静的树林和偶尔风声还是吓得你一惊一乍。



       但是要采药才行。弟弟的病不能拖的。



       你给自己鼓鼓劲,咬牙拿木棍敲着前面的草丛,以防有蛇藏在里面。要找的草药在林子深处,你怕天黑前回不去,只好加快了脚步。



       “嘿,女娃子。你一个人在这儿干啥?”



       “哇啊!”



       冷不丁传来的声音吓得你尖叫,丢了木棍便慌不择路地飞跑,却不慎被石子绊了一下,重重摔在地上,先前采的那些草药散了一地。膝盖和掌心火辣辣的疼,你却不敢看一眼,只颤抖着缩成一团,小声祈求着“别吃我”。



       “诶你这小女娃子,不过才叫了你一声你就跑,俺老孙真有这么可怕?”



       一双温暖有力的手将你从地上抱起,来不及惊愕,你便被放在了长着柔软青草的树下,手掌被覆盖着猴毛的大手拖在掌心,眼前这个猴儿模样的正冲你磨破的地方吹着气。



       “痛不痛?俺老孙也不是有意吓你的。俺叫孙悟空,你别怕,有俺在这儿没妖怪敢欺负你。”



       “诶,小女娃子。你叫啥名儿啊?”





——冒泡结束。


溜了溜了。

评论(19)
热度(255)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