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梦里出品】愿所有漂泊终能归岸

☆一条咸鱼梦里立志要翻身(不可能的)
☆尝试第一人称,旅行向,虽然我没有去过丽江(...)
☆全职向,部分选手已退役时期
☆主张新杰+张佳乐。活在回忆里的新杰(...)




☆梦里出品,不怕你拍砖。























zero.






     
        他们说青春已经很短了。我曾在萧条的大街奔跑脸上泪痕未干,也曾盛装极妍出席你在的盛宴;我曾一度认为我这条荒野孤舟会停靠在你的港湾,也曾不悲不喜挨过一个个漫漫长夜。





        这些都不重要了。它们不过是我冗杂记忆中或好或坏的零星碎片,执拗的旅人永远停不下脚步,我也不会为不可能的你驻足。





        我要用最后的青春来将你遗忘。





        我的新杰。







one. 
「关于你的一切似镶嵌入骨血,那么残忍。」      







         从火车上下来,我的耳边还响着轻微杂音。绿皮车厢穿过小半个中国,一路颠簸一路聒噪。只买到软座车票的我就这样啃着面包过来,听了整程一位农民工的怒骂。他没有讨到工钱。





        很悲伤的故事,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辛辛苦苦干了两年却只能卷起铺盖就这么回来。我想我该为他写篇报导,但这种故事大家已经司空见惯。就连我自己,听久了他的满嘴脏话都觉得不耐烦。





        好在,丽江的天很蓝。从火车站出来一抬头,便会陷入这一碧如洗的苍穹。纯净的蓝色总是让人心安,比如天空,比如大海。





        又有一瞬间的愣神,似乎每每不经意间想起那个地方,我连呼吸都会有片刻的滞碍。





        就好像他的一切已嵌入骨髓。那么残忍。不妙。





        为了摆脱沉下去的心情,我收回了仰望的视线。叫了一辆出租车,将抄好的旅店地址递给他,师傅操着并不惹人讨厌的南方口音普通话问我想去哪里玩,我告诉他我不知道,我只想到处看看。





       “年轻人真好啊,想去哪去哪。等你以后有了自己的小家,又要挣钱又要顾家,就没多少心思四处跑啦!”





        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我会拥有我所眷恋的一个家,挣钱,照顾我的家人,然后等孩子长大,工作不忙,我们可以一起四处走走。





        本来计划里都有他。





       “到啦小姑娘。祝你玩得开心。”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好师傅及时出声,我没有陷入回忆。付了钱,师傅又好心地帮我把行李拿出了后备箱,目送他的车尾消失在视线范围,我才转头看向早就等在那里的人。





        半长的头发扎成个小辫儿在脑后,离开了他所热爱的电竞似乎让他的气质更为恬淡。就像他现在静静地立在旅店门口,穿着袖口挽起的格子衬衫,鬓发被风吹得扬起,宛若画中的少年。





       “好久不见了啊。”





        “好久不见。”







two.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张佳乐退役之后拒绝了留在俱乐部做教练的高额薪酬,打包了行李就一个人走走停停去了几个地方,最终停留在丽江,开了这家小旅店。





        他做事低调,虽然总有以前的粉丝慕名而来将旅店挤得爆满,他也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其实他也是害怕,害怕再想起曾经的光辉与荣耀,就再也融入不了这片平和。





        我被张佳乐带去了二楼最靠里的一个房间,忽略上楼时几个姑娘拿着手机拍个不停这个小插曲,我坐在藤椅上等他拿饭菜上来还是挺满意的。





        他在这里,也是我决定来这里的原因之一。说到底,我还是想有个人在身边,能时刻听我讲那些陈旧的欢喜或不甘心。





        晚餐挺合我喜好。水晶虾饺,炸酱面,小馄饨,番茄汤里加了木耳菜,还有一盘烤翅。我吸溜着筋道的面条,看着张佳乐把他的馄饨拨了两个到我碗里,又从我这儿挑了一簇面条。





        跟以前一模一样。





        大概是他故意想调动一下我低沉的情绪,鸡翅做了单数个。我很配合地与他争抢了一会儿,最后他胸口被我打了一拳,鸡翅到了我嘴里。





       “哇塞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暴力啊!”





       “我乐意。手下败将没资格吃鸡翅。”





       “这可是你乐哥亲自下厨做的!”





       “哦。怪不得甜得腻死了。你把糖也当盐放了吧?”





       “……小心我让你明天只喝得到牛奶连水都没有!”





       “小心我今晚就把你头发剃秃!”





       “……你大姐头你说了算。我错了。”





        其实鸡翅没有太甜,张佳乐不会给我喝我最讨厌的牛奶,我也不可能半夜三更爬到他房间把他头发全剃了。但物以类聚,我和他都是喜欢一本正经开玩笑的人,心里都明白对方只是一说,自然不会生气。





        所以说,跟合适的人做朋友。别问一个理科生风从哪里来,也别在文科教室黑板上画立体几何。别教一个狗学猫叫,也别憧憬一个不可能的人。





        我自认为一直以来很明白这些道理。但也有春心萌动的时候啊。





        我还记得最初见的那次,我作为特派记者去给他做专访。穿着白衬衫的那样干净的人啊,怎么会不惹眼。我一时间有些出神,手上的签字笔滑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我看到他自然地弯腰替我捡起来,递过来的那只手也是这么好看。





       “小姐,请开始吧。”





        完美的开场。完美的初见。我甚至在结束以后大胆地与他交换微信号。他没有拒绝。





        他本来只是出于要发展在记者朋友中的人脉吧,我却很理所当然想歪了。天天用青春期的少女能想到的最甜蜜的语言与他聊天,虽然每次都只是固定的那半个小时,他也只会回简单的话语,我也心满意足。





        真是。少女心泛滥。





        张佳乐帮我拌了拌有些干的面条,我才回过神来。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吃着,他就两手托着下巴在对面看着我。





        这让我想起一句话。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three.
「本就是我自以为是,可我又不是梦境中的爱丽丝。」









        虽然平时总是嘻嘻哈哈,但张佳乐情商并不低,最起码,他还没有在我面前提起以前。





        被他领着在丽江的大街小巷徘徊,买很酸很酸的糖葫芦和很甜很甜的香饼。恬静的岁月在这座小城川流,夜里的篝火晚会也会勾起年轻人燥热的心。大胆的小伙子冲心仪的姑娘献上真心,也能看到失意的男女形单影只。





        我和张佳乐就这样走着,看着。不问过去,不想将来。





        其实我也挺期盼张佳乐能问我一句:“你和张新杰到底怎么回事啊?”





        那样的话我能云淡风轻地回答他:“哦,没事啊。他也没做什么,就是我自以为是。”





        本就是我自以为是,可我又不是梦境中的爱丽丝。我不能拯救地底世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乌鸦会像写字台。我所做的就只是在早饭前相信了七件事,分别是,他喜欢我,他喜欢我,他喜欢我,他喜欢我,他喜欢我,他喜欢我,和,他会和我在一起。





        七件不可能的事。





        出战苏黎世,是我最后一次见张新杰。满天的鲜花,国旗,呐喊,助威。我所做的就是举起手中的相机记录那些激动人心的时刻,用我毕生最华丽的辞藻描绘他的好。





        然后?





        然后,那天,我在酒店后门遇见了他。他正在打电话,唇角上扬的弧度是我见过最温和的美好,他一字一句嘱咐电话那头的人好好吃饭,按时睡觉,他会带礼物回去。





        仿佛在那一刻,我对青春的所有幻想,都这么破灭了。





        他发现了我。不紧不慢地挂断了电话,迈步朝我走来,礼貌地问好,简单地寒暄。末了,他说:





       “能不能请你不要再与我微信联系?我可以给你这个新闻,我要结婚了。我担心我的妻子看到会吃醋。”





        我怎么回答他的?——哦,成。我回头就把你删了。祝你们幸福,我不会报导这件事的。毕竟肯定有粉丝不能接受。你一定不希望,那个女孩子遭到攻击吧。





        糟糕的回答。他却点头,然后先行离开。





        我这充满幻想的一场单恋,就这么,无疾而终。想起来张新杰根本没有对我表现一丝丝喜欢,但我就是义无反顾地坚持了这么久。





        苏黎世的夜里,风儿很轻,我站在原地听了一会儿虫鸣,转身开始奔跑。我很想哭,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我要让泪水消失在极速向后的夜风里。





        我能很快放下的吧。我这样想着,一路跑出去不知道多远。只知道我回来的时候,张佳乐站在酒店前,手里端着一盘蛋糕。我走近,他便递给我,等我低头狼吞虎咽,他又告诉我。





        拿到这个冠军,再过不久,他就要退役了。





        真是。一切不美好的事,都挑在今天了。







four.
「青梅竹马,竹马青梅。」









        我和张佳乐认识的时间很早很早。几乎从我记事起,身边就有个女孩子似的男生,还没我高,跟在我背后爬树翻墙。





        那就是张佳乐。我有很长一段时期把他当妹妹看待。我从小好强,巷子里的男孩子都打不过我,瘦小的张佳乐就成了被欺负的对象。我就只好天天领着他上学,保护他的安全。





        到底是青梅竹马,还是竹马青梅?





        现在的张佳乐已经长得很高,比我还高大半个脑袋。他依旧很瘦,只是男性的轮廓更为突出,看上去也不那么好欺负了。我趴在玻璃小桌上,偏头看他煮咖啡,苦涩浓香中那个少年已经长大。但他还在我身边。





       “想什么呢你。”





        绘着猫咪的陶瓷杯被放在我胳膊旁边,发烫的温度传递到我的皮肤,我扭着脖子坐好,发现他的杯子是鱼的图案。





      “猫吃鱼。你果然活该被我欺负。”





      “是啊,我活该,我心甘情愿,你咬我啊?”





      “你的肉不好吃。我宁愿吃猪肉。”





      “你乐哥的肉岂是猪能比得上的?!”





       “智障乐乐。”





        “去去去。喝你的咖啡。”





        穿堂风过,张佳乐系在窗沿的风铃晃悠着响,他关了门所以店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岁月静好,究竟什么是静好呢?





        大概就是,他看着我智障一样地喜欢另一个人,又在我失落的时候把我拉回他营造的平和世界。透过咖啡氤氲的白气,我眯眼看着张佳乐。他大概被这样的目光吓了一跳,呛了一下差点喷出口中的咖啡。





       “怎么了?”





       “张佳乐,我的假期要结束了,但是我还想留在这里。”





      “那就留在这里呗。辞职!你乐哥又不是养不起你!”





       “就等你这句话。蠢乐乐,我攒的年假,哪会这么快就没了。说你蠢你还不信。”





        “???你又套路我!”





         “你自己蠢,怪我咯。”





        最简单的快乐大概就是,咖啡风铃,轻风无雨,两个无所掩饰的朋友,就像我和你。张佳乐。







five.
「江湖夜雨,总有人为你留一盏灯。」









        再向往枪林弹雨的灵魂,遇到一个开满野百合的小镇,都会放慢脚步。我在张佳乐的旅店开始了长住生活,这种食宿全免还有免费导游的日子,过起来也是分外舒坦。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的。身边还有个智障般的好友,当我在网上看到张新杰公布婚讯的消息时,除了内心有不可抑制的抽痛一下,并没有过大的反应。





        倒是张佳乐,就跟看到牛鬼蛇神一样,手忙脚乱抢过鼠标把页面关掉了。





        其实看到了又能怎样呢,我和他连开始都没有,不过是一段无疾而终的单恋罢了,一年时间过去我总不能还自欺自哀吧。





        一生很长,总有人会愿意想我所想,爱我所爱,跋涉山水来我身边。我只要等。





        看着张佳乐慌乱点开的一集哆啦A梦,我无奈之余也不想拒绝。心情不佳的时候,看些治愈系的总能奏效。





        结果最后演变成,我和张佳乐两个人趴在电脑前哭得很丑。那一集剧场版好像是新版的猫狗世界。泪眼朦胧间我连名字都看不清楚,只知道阿一,奶奶。这些足以让我们两个偶尔感性得要命的人哭成狗。





         为阿一留下的泪里,不知道掺杂了多少来自其他情绪的。





        张佳乐大概也了解我吧。他拆开了一包新的纸巾,去厨房端了两碗醪糟汤圆出来。我们俩红着鼻头并排坐着吃,偶尔有泪水砸进我的陶瓷碗里,张佳乐闷声笑两下,嘲笑我丑得没人要。





        我也嘲笑他丑得嫁不出去。





       “你乐哥论娶!娶!”





        真好啊,还有人煮一碗醪糟汤圆跟我斗嘴。就好像,江湖夜雨,总有人为我留一盏灯。







six.
「愿所有漂泊都能归岸。」







        后来,我辞去了工作,赖在张佳乐的旅店不愿意走。我在网上开设了自己的专栏,无聊时写些东西。张佳乐没办法从我口袋里掏钱,每天咬牙切齿的,却变着花样给我做饭。





        我们两个都没有说破。日子过得不咸不淡,都在等对方迈出下一步。





        我想,我是从那场单恋走出来了的。但张佳乐怕我没有,所以每次我上网他都担惊受怕的,生怕我看到张新杰的消息。





        智障。我咬了一口刚出锅的手抓饼,又开始和张佳乐看哆啦A梦。





        直到现在,我才醒悟。我们总是将目光放得好高,以至于只看得到那些云端的闪耀,而忽略了身边的小美好。





        幸好,他还愿意普普通通地站在厨房里为我做一碗甜汤。幸好,他还是最初的那个张佳乐。





        此生别无他愿,只愿世间旅人心存故乡,而所有漂泊都能归岸。





       所有漂泊,都能停靠最正确的港湾。




——end。




谢谢阅读♡

评论(7)
热度(66)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