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信花】韩将军,你再背我一次呗

韩信x花木兰
原皮向
同一国家同为将军同一战线向
有ooc请见谅
不喜勿入



























01.







这是花木兰回到长安街的第一个夏天。没有长城边酷暑时的干燥,没有魔种夜夜嘶吼的啼鸣,没有刀光血影。陛下划给她一处僻静的宅子,让她好生养伤。







由于最近一次战争中伤得太重,花木兰不得不换下沉重的金属盔甲而着许久不见的裙装。说实话是蛮不习惯的。她一边将长长的衣袖挽起好凉快些,一边想着这副模样被玄策他们看见了会被怎样笑话。







搬了一张小几到庭院里那棵老树下边,院门大开着有清风徐来,树荫底下倒也凉爽。将买来的饭菜端上桌,开一坛梅子酒,花木兰抬头望了望蓝得透彻的属于长安街的天空,感叹了一句真是与边境恍若两个世界。





细微的一声轻响,凭多年战争的直觉,她展掌接住了来自围墙上的一粒石子。







抬眸一瞧,红发银甲的将军正翻进院墙。那看不出感情的双眸就这样打量着她全身。







“你瞅啥?”







“瞅你还像个女人。”







02.







韩信住在花木兰对门。挺近吧,每天早上一开门就能看到他家很久不擦朱红大门爬满了灰尘。谁让那个家伙总喜欢翻院墙进屋。







同样作为军队中的焦点人物,这两人一个曾被误以为逃兵,带着小队守着荒芜的长城年复一年。一个却一直以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将军,战无不胜。花木兰不觉得命运不公,毕竟,这个红头发的现在跟自己一样留在这巷子里。并且,韩信并不是像她一般由于战伤,而是因为不受信任。







“要我说,陛下没把你拉出去砍了也是万幸了。让你这么张扬。”







花木兰嚼着卤制的牛肉,街角那老大爷做的卤味挺合她心意的,价格也蛮公道。咽下一口浓香微辣的肉糜,她冲对面正抿着梅子酒的韩信一扬下巴,语气轻快。韩信微微皱眉,放下了粗糙的酒杯。







“帝王之心深不可测。诸多地方,是信大意。但终有一日,信能重返疆场,为国杀敌。”







“诶不愧是京城的大将军啊?说话都这么一套一套的?姐也没啥能帮你的,就祝你成功。也希望,姐能尽快回长城吧。就怕守约管不住玄策那小子。”







斟满梅红酒液的小杯举起,对面的人淡淡笑了笑,并不再言,与她饮下了这一盏酒。







心里都想着国家。







03.







长安街的日子向来平淡,最能折腾的李白替了花木兰的位置去了长城,这一天天过得就更无趣。手腕稍微能使上力的花木兰,就开始日日寻韩信切磋武艺。







要说这两人武功也确实很难分个高下。虽男女有别,但花木兰长年在外御敌,一身武功发起狠来韩信也未必招架得住。只是,她现在还带着一身伤。







重剑在掌中晃悠了几下,终是不甘地跌坐地面。花木兰咬着牙甩了甩刺痛的右臂,又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自己的腿,叹了口气。







“算了吧,你还有伤。”







长枪挽了圈枪花被立在树边,韩信随手抹了额角的汗珠走去替她将重剑接过。饶是他拿过这柄剑都顿了一下,也不知这姑娘伤势未愈是怎么把它举起来的。







“不行啊,要快点回长城去。万一战争今晚就开始了呢。”







“军队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阳光下烈焰般的红发在花木兰面前划过一道弧线,她看到这位高傲的将军在她面前蹲下了身。







“上来,我背你进屋。”







只是恰时,微风迷了眼,她觉得心跳得快了些。







04.







养伤的时日不必面对那些艰险危难,只需每日按时喝下医馆送来的一碗苦得方圆五里都无人敢靠近的中药。花木兰当兵时大伤小伤都是贴记膏药自己熬过去,谁知这次回来,医馆的一把脉才说她陈疾已久,得喝这药压制。







信他们的鬼话。







一捏鼻子,拿出赴死的慷慨仰头喝下,苦涩从舌根到胃里让她浑身一个激灵。有人拿过了她手上的空碗。不用抬头便知是他。







“花将军也会怕苦?”







调侃的意味。花木兰龇牙咧嘴地瞪了韩信一眼,起身去找水。猝不及防,却被人塞了一颗蜜饯在嘴里。







“本将对你可好?”







“……这也太甜了吧。”







“你不是怕苦?”







“但是这个好难吃啊我宁愿喝水!”







苦涩与甜蜜交织,也不知道说的话有几分真。







05.







韩信一直在等陛下召他回宫要他重新带领军队讨打魔种的一刻。他以为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最起码,他会比花木兰先离开这僻静的巷子。







谁知,却是他为花木兰披上的战甲。







发丝高束,铠甲铮亮,背后重剑与腰间短刀令人不寒而栗,以及眸中闪烁的热血的光芒。这才是真正的花木兰。







骑在马上,她偏头看了看一言不发若有所思的韩信,轻咳一声,抿唇咽了口唾沫,扬笑假装不经意地对他说:







“嘿韩将军,你要等我回来吗?”







“不会。”







花木兰点点头,依旧笑着骑马走了。她说服自己,韩信这样回答的原因只是他还想回到战场杀敌,甚至是与她并肩作战。







其他的,她不敢想。







06.







后来呢?







铠和守约他们为花木兰准备了欢迎宴,守约的手艺一如既往的好,一群人抢饭抢得十分热烈;魔种如朝中大臣所料的很快发动了战争,花木兰挂帅,各方势力齐聚御敌,打败了魔种,成为一段佳话。







韩信呢?







陛下到最后也没有再恢复对他的信任,甚至认为他通敌而派人监视他。花木兰回到长安街这处庭院之后,听闻的便是韩信失踪已久。







有人说他趁夜出了城,去了边塞参与了战争,最后战死沙场。也有人说他因不被重用而绝望,去了无人知晓的地方默默一生。







不管怎样,花木兰没有找到他。







她开始回想战场上的一点一滴,逼迫自己相信某一个挡在她身前的影子是韩信。或许,他是为救她而死呢。







回到他们曾无数次共同饮酒的老树下,风卷起叶片落在她肩头。花木兰细细打量这树,正如当初韩信爬上墙头,打量着她。







只是这一次,心底突然晕开一片冰冷,明明有阳光炽烈却不知温度。







“对不起。”







刻入树身中央的,是他的字迹。







对不起什么呢?







对不起,我没有等你。







对不起,我不会再见你。







又或者是……







对不起,木兰。我并不爱你。







07.







但是花木兰还是想见他一次。







走到他面前,拔出自己的重剑,却因战争时手筋已断而堪堪落地。然后,坐在地上看着他,眨眼笑着对他说。







“韩将军,再背我一次呗。”















——end。






谢谢阅读♡

评论(5)
热度(130)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