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跳坑佛系#
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炉台
即使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们依然要坚定地相信未来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男神X你】我家有只百里里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想重开一个长篇。
女主设定吊炸天。
all你向。
你们赶紧阻止我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这还是主百里里的。
因为我爱他!!!!!

♡梦里出品,傻白甜慎入

























00.









塞外大漠的风景实在不讨人喜欢。飞沙走石掀起单薄红衣,身旁马儿劳累过久没精打采踢着蹄子,你用手背拭去脸颊汗珠,不确定地瞧了瞧远处那隐约的城楼轮廓。这已经是你迷失方向的第三天,早已断了干粮和纯净水,你不太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幻觉。








但是你更能确定背后一阵喊杀声不是幻觉。那是魔种骇人的吼叫。







绝望地拉起缰绳催促这马,却毫无成效,情急之下你便抽出腰间长鞭握紧,撒开了腿向前狂奔。或许不是幻觉呢,或许真就走回了长城底下呢。你这样安慰自己。








四周风沙更大了。你暗暗算着身后脚步声的来向,侧身甩出长鞭击退最近的魔种,却不知是因身体透支过度还是被这黑压压一片来敌吓得,下一刻便脱了力直直摔在地上。







完了。这是你陷入昏迷之前最后的念头。残余的,似乎还有子弹破空而来的利响。








01.







“大姐头,这姑娘不会死了吧?”







“死你个头!脉搏还在,顶多就是身子弱了些晕过去了。”







“那姑娘你们谁认识吗?是不是百里那小子的旧相识啊?都守了一天一夜了这。”







“我怎么不记得我哥有这么个旧相识呢……”







“嘘,小声儿点,别吵着人家姑娘。我感觉到百里那双眼睛在盯着我看了……”







营帐外几个不约而同感到脊背发凉的人一哄而散,独留里面百里守约阴沉着一张脸将目光从几人消失的地方收回来。他面前简陋的一张床上躺着的正是还在昏睡中的你,大红衣裙沾了黄沙显得脏兮兮的,一张嫩白的小脸也憔悴消瘦得很。健壮的半狼人犹豫了半晌,最终低下头稍微凑近了你些,头顶狼耳扑棱了两下,听着你尚还微弱但也平稳的呼吸,松了口气。







可不能死呀。







他将你身上盖着的他的披风往下拉了些许以免上面的硝烟味惹你不适,起身去打来了又一盆清水,不厌其烦地将一方布巾润湿,细细擦拭你的脸和双手。狙击手的耐心肆意地挥霍在照顾你这件事上。







在百里守约对过去或清晰或黯淡的记忆中,有个小姑娘的样子十分鲜明。那时他还未加入长城守卫军,与弟弟失散,又碰上了饥饿的同族,背水一战之时正是一红衣姑娘手执长鞭为他击退饿狼。他本为了伺机逃脱维持着野狼形态,怕吓着你,不敢在你面前化身为人,便没有机会说出他的名字。







又一次相见,同样的惊艳。







“小家伙,我叫百里守约。你要好好活下来。”







他俯在你耳畔,小心翼翼地对毫无知觉的你道出了一语。这是他长久以来埋藏心底的愿望。








02.







这已经是你在这长城驻扎地的第五天了。伤势身子都已大好,醒来后看见一个头顶狼耳的男子在你跟前盯着的惊吓也已消散得差不多,最起码现在已经可以安然地对百里守约提出要摸耳朵的请求了。







于是,一个比一个积极地将你留下的花木兰小队队员,这几天来眼睁睁见证了一匹狼到一只家养犬的转变。







“百里里!!!我要摸你的耳朵!!!”







“诶!来啦来啦!我抱你起来方便你摸好不好?”







“百里里!!!我要揉你的尾巴!!!”







“诶!来啦来啦!不过要小心一点哦,狼的尾巴很敏感的。”







“百里里!!!我要看你的腹肌!!!”







“诶!来啦来啦——”







“这个不可以!!!!!”







守城众人齐齐按住了开开心心正要脱衣服的百里守约,花木兰一脸丢人地将不明所以的你赶紧拉走,留下其他几人对百里守约进行思想辅导工作。







“百里啊,你知不知道对一个姑娘家赤身裸体是多伤风败俗的事情?你知不知道在中原你这个样子是会被她家里人要求八抬大轿把她娶过去的?你知不知道……”







“啊?要娶她才行吗?那就娶好了。”







脱离战争后单纯得蠢萌的百里守约,用一句话就让这些人闭了嘴。







而花木兰这边的进展也不乐观。她苦口婆心地劝导你百里守约是个守城战士心思粗糙经不起逗,再加上虽然百里看起来跟人差不多实则还是一匹血气方刚的狼指不定哪天就兽性大发把你给就地办了……







“我觉得百里里是个很可爱的狼崽呀!”







……







“吗个叽,你们俩爱咋咋地,这狗粮我们干了。”







03.







你相信吗?有些羁绊是生来便存在的。就像当你见到百里守约的那一刻,虽然被这个一动不动盯着你看的人有些吓着,但却并没有产生任何厌恶的感觉。而百里守约,对于你提出的一切要求都欣然接收。







这日子过得也太舒坦了。你感慨着,把百里守约借给你的过大的衣服换下来,穿回一身红衫,走进了花木兰的营帐表明了感激,并道明了是时候离开的原因。







你本是京城大户人家的女子,只因不愿嫁与不爱之人为妻才出逃塞外,继而迷失方向被守卫军所救。一切都是阴差阳错,是时候归位了。







营外,百里守约握着狙击枪的手指关节发白。







送别仪式是没有的,你与他们一一道别便踏上了归家之路。骑在马上的你望着大雁成行,对于百里守约最后一天却出去巡逻没能与说声再见感到十分遗憾。







这么可爱的一个人,分别还真有点舍不得。







04.







故事到这里,是否应该画上一个句号呢?人世间太多太多的不尽人意,有时那些美好只能留在记忆里成为日后感慨的谈资,我们最后也并不是一定会和最心仪的那个人在一起。







终于坐上花轿的你,心里还在回忆着那个扛着狙击枪在帐篷门前笑得傻气对你说“我回来了”的半狼人。他是长城守卫军的一员,大概娶妻生子是其究极一生也无法实现的梦,某日战死沙场也并非没有可能。







嗨呀,但就是想念他嘛。







花轿摇摇晃晃走着,你在盖头底下不甘心地摩挲手中长鞭,开始后悔当初不该就这么回了京城。







直到,几声枪响。







“小家伙,还想不想摸耳朵?”







“想!”







这是命呀。百里里和他的小家伙从来不需要挑明,就该在一起呀。








——end



无脑发糖,可以不爱但请别伤害。
因为我爱百里里!!!他是天使!!!有玩语c的百里里吗我愿意给你当一辈子迷妹无条件暖床那种!!!!

评论(15)
热度(260)

© 梦里 | Powered by LOFTER